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大宋之重铸山河
[大宋之重铸山河]

第二〇五章 王师至,叛军溃
其他
类型
放羊的樵夫
作者
2019-02-26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二〇五章 王师至,叛军溃


    建炎三年四月中,孟太后下诏,明受皇帝年幼,不足以担当大任,着赵构复位,仍使用建炎年号。

    持续半个多月的苗刘之变,就像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

    赵构复位,当即派出兵部侍郎李邴前往城外,安抚勤王军,整顿军务。

    李邴出城之后,韩世忠与陈思恭兵马果然安定下来,奉诏前往临平军营,苗瑀与马柔吉也率领叛军主力驻扎在那里。

    这是朱胜非的建议,声称让两支兵马相互制约,以免再生出乱子。苗傅本就担心韩世忠在背后捅刀子,于是乎欣然答允。

    但他没想到,到达临平军营之后,韩世忠与陈思恭立即联手,对叛军发动突袭。叛将苗瑀、马柔吉当场战死,其余兵将尽数投降,成为俘虏。

    消息传到临安城里,苗刘等人大惊失色,韩世忠怎会如此胆大妄为?

    迟疑了很久,苗傅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兵部侍郎李邴出城并非安抚兵马,而是前去传旨。

    这是皇帝赵构的意思,若非皇帝下旨,韩世忠岂敢如此?

    皇帝出尔反尔了?苗刘和刘正彦拿出那封诏书看了半天,又找来城中饱读诗书之人请教,这才清楚那八个字旋即。

    没错,皇帝确实下旨,给了丹书铁券。

    除大逆外,余皆不论!

    除了大逆不道的罪过,都不计较,然而举兵变乱,胁迫皇帝,这显然已经等同造反,乃是十恶不赦的大逆之罪。

    如此大罪,是丹书铁券也不能赦免的。换句话说,皇帝赵构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赦免他们,一切不过个骗局罢了。

    可怜他们不通学问,见识短浅,竟然信以为真。没想到到头来,原以为可以用来保全身家性命的八个字,竟然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局,着实可恨,更加可怜。

    精锐已经在临平被绞杀,如今他们毫无凭恃,可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但苗傅不想束手就擒,还想要拼得一丝生机,而且他很不甘心就这样被人戏耍,此刻心中满腔愤怒,只待宣泄。

    皇宫!

    苗傅红着眼睛,带着最后的两千亲兵往皇宫杀去。

    上一遭围攻皇宫,他仍旧是一个宋臣自居,对大宋还有敬畏,不敢伤害皇帝;这一次,被皇帝欺骗,且几乎生路全无的情况下,乱臣贼子已经红了眼,已经全无顾忌。

    挟持皇帝或皇族逃出临安,求得一线生机,最不济也要杀几个人垫背,否则即便是死也不甘心。

    韩世忠还没有进城,皇宫某种程度上还在自己掌控之中,并非全无机会。

    苗傅和刘正彦匆匆而来,中军统制吴湛打开宫门,他们直扑后庭。

    皇帝赵构以及所有的皇族成员都在那里,只要将他们控制在手中,韩世忠必然投鼠忌器,胜负仍旧难料。

    然而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进宫之后,苗傅和刘正彦遗憾地发现,徐还守在内宫门前,还有牛皋的数百兵马。

    徐还,又是徐还!

    几次三番坏了大事,苗傅心中早就窝了一团火,上次是必须妥协,放他一条生路。这一遭,绝不饶恕。

    虽说徐还与其部下战力强大,但两千对数百,四五倍的兵力,苗傅和刘正彦还是相当有信心的。

    冲锋!

    几乎没有犹豫,苗傅和刘正彦便指挥兵马发起了冲锋。这些都是他们的亲信手下,虽然对冲击皇宫多少有些畏惧,但至少还是愿意听命行事的。

    对苗刘而言,这才是他们最后的凭恃。

    徐还也没有丝毫客气,身先士卒,带着几百义军兄弟拼死力战,坚守宫门。这是生死线,绝不能让叛军越过;也是生死时刻,最为艰难,但只要熬过去,来日便可光明灿烂。

    徐还和牛皋的部下很骁勇,作战勇武,但落在苗刘二人眼中,只是拖延而已。他们认定,徐还这般苦战,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拖延时间,他们大抵是想要拖延到韩世忠率部赶到。

    岂能让你们如愿?

    苗傅冷哼一声,指挥身边所有的兵马冲上去,对内宫门,以及并不十分高大坚固的宫墙发动进攻。

    然而万万没想到,身后却又一部分兵马没有听命行事,反而对叛军的背后痛下杀手。

    苗傅和刘正彦大惊失色,转身看到王钧甫与王世修指挥亲信,倒戈相向。

    “小人!”苗傅脸色一变,顷刻之间很多事都明白过来,顿时恼怒不已。

    “苗将军,此言差矣,我们是弃暗投明。”王钧甫冷笑一声,叛军已经败相毕露,虽说自己及时倒戈,也算立功不少,但是功劳这东西,可谓是在多多益善,尤其是自己这种有污点的臣子。

    如今在宫门之前,及时平叛护驾,必定能落入皇帝眼中。那么事后论功行赏,除了能功过相抵之外,多少也能有些封赏吧?!

    机会难得,王钧甫没有丝毫犹豫,在苗刘最后疯狂一搏之时彻底倒戈,并在后背狠狠捅了一刀。

    前有徐还与牛皋骁勇坚守,后有王钧甫、王世修倒戈相向,遭到前后夹击的叛军顿时有些乱了。

    尤其是军心,彻底乱了。

    眼见如此情形,苗刘等人情知回天乏术,皇宫后庭他们是决计无法攻克。眼看着韩世忠所部即将到来,为了避免彻底被堵在城中,苗刘当即率领残部逃亡而去。

    临走之时,他们不忘在临安城里放火,也不知是出于报复,还是延缓官军追击的目的。然而连老天爷也看不惯他们的卑劣行径,一场迟来的春雨飘飘洒洒,浇灭了叛军点燃的火苗。

    士兵见状,只觉天意难违,军心彻底涣散奔溃。

    苗刘二人只带着为数不多个几个亲信,逃出来临安城。徐还都看在眼里,但并未前去追击。

    几个逃走的残兵败将而已,江南之地尽是勤王官军,他们能逃到哪里去?两番守住宫门,睿圣宫护驾多日,这份功劳已经足够重了。

    至于追捕叛将余孽这份功劳,还是交给别人的好。当此之时,勤王大军已经进城,护卫着皇帝前去慰劳勤王之师,顺道见一见威名赫赫的韩世忠才是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