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大宋之重铸山河
[大宋之重铸山河]

第一一九章 子归啼
其他
类型
放羊的樵夫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一一九章 子归啼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在古代,这是关乎孝道的大事。

    清代之前,中原人无论男女都留长发就是这个道理,这也是清初剃发令遭到汉人强烈反抗的缘故。

    正常情况下,头发是绝对不能剃的,不过也有例外——出家为僧。

    信王赵榛,一个皇子,当朝亲王,却是个光头,难免让人惊愕。柔福帝姬和徐还心中都有一个疑问,难道信王殿下出家了?

    “阿姊,我…”赵榛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一旁的马扩见状,暗叹一声,低声道:“先送信王殿下回去吧,此事,还是我来解释!”

    “请教马寨主!”关乎亲弟弟,柔福帝姬难免紧张。

    “公主殿下言重了,不敢当!”马扩低声道:“此事要从信王殿下从金军中逃脱说起。”

    马扩一番解释,徐还和柔福帝姬才渐渐明白过来。

    原来去岁金兵押送包括宋徽宗在内的宋国皇室北行,经过真定一带的时候,恰好有一支宋军经过,当即全力救驾。

    虽然没有成功,但却成功制造了一场混乱,当时有很多宋国宗室想要,或者已经趁乱逃跑。不过很遗憾,大部分人没有成功,都被金军抓了回去,唯独信王赵榛运气好,逃出生天。

    他在诸皇子之中排行靠后,年纪较小,金兵对其关注不高,防备本就松懈。纷乱之时,他一个十几岁的小伙子倒也机敏,加之误打误撞的好运气,这才侥幸逃过一劫。

    不过走脱了一个皇子,情况严峻,金军上下也颇为重视,之后也曾经大肆搜捕。当然了,赵榛的真实身份是被隐匿的,以免被宋人发现端倪。毕竟逃脱一个皇子,可能会引起不小的麻烦。

    当时赵榛逃出去之后,又饥又饿,加上金军的追捕,处境十分艰难。加之他是个皇子,自小在宫中长大,养尊处优,五谷不分,野外生存能力很差,一时间狼狈不堪。

    虽然是皇子亲王,但因为年纪小的缘故,赵榛不懂谋划,合理利用自己的身份。加之国破家亡,从被俘再到逃亡,受到惊吓,有些六神无主。

    在金兵的追击之下,一时间仓皇失措,慌忙逃跑,竟然从山坡上的摔落晕倒。幸好中途有化缘的僧人路过,将他救了起来,带回大名府的寺中。

    赵榛本就心慌意乱,到了佛寺之后,诵经礼佛,心里安慰不少,逐渐平静,仿佛找到了寄托。

    至于后来剃发,一方面是借出家躲避金军追捕,另一方面有点看破红尘的感觉。然而实际上,这只是一种消极避世,畏惧面对现实的行为罢了。从此赵榛每日便留在佛寺之中,诵经祈福,祷告佛祖保佑被俘的亲人平安。

    但实际上,赵榛根本无法做到六根清净,不恋红尘,见到姐姐柔福帝姬的时候,难免还是有些心情激动。

    在佛寺待得时间久了,赵榛渐渐信任寺中僧侣,心情苦闷之时偶然将身世泄露给收留他的僧人。那位僧人得知他的皇子身份后,觉得非同小可,便将此时告知了熟识的马扩。

    后来金军围攻大名府,佛寺也遭受波及,赵榛的身份受到怀疑。马扩便及时将赵榛接到了五马寨,并且对外公开了其身份,目的自然是想要用赵榛皇子的身份,树立起一杆抗金大旗。

    效果是有的,凡响也很好,但真正见过赵榛的人,却不免都有些许愕然与失望。甚至很多时候,马扩都不太愿意让人见到赵榛。

    原因就在于赵榛如今的形象与心态,光头形象,避世心态。

    尽管当初在佛寺剃发是为了安全的权宜之计,但青灯古佛时间长了,赵榛竟习以为常,并且沉溺其中。

    在五马寨的这些日子,根本没有闹腾什么抗金大事,而是吃斋念佛,每日诵经祷告,渐渐成了今日模样。

    当然了,这些都是送走赵榛之后,单独向徐还和柔福帝姬所言。看得出来,马扩对此也比较苦恼,明明找到个皇子,有一个宝贝般的招牌,却完全发挥不了作用。甚至因为赵榛的形象和举动,惹出来不少怀疑。

    金国有所耳闻后,立即对外释放消息,声称五马寨里的信王是假的,是马扩找了个燕人赵恭冒充假扮的。于是乎,信王身份越发扑朔迷离,真的都快让人说成是假的。

    马扩没少因此伤脑筋,沉声道:“公主是信王殿下的姐姐,还望公主多安慰。开导信王殿下。”

    “嗯,我会的。”柔福帝姬连连点头,却红着眼睛,颇为伤感。

    徐还心中却不由泛起嘀咕,赵榛目前这个状态实在算不上好,似乎算是心理创伤后遗症的表现。时间这么长了,还能恢复过来吗?柔福的开导能见效吗?真是让人忧虑啊!

    柔福帝姬当即离开,前去找信王赵榛,姐弟俩私下说会话,徐还则留下来马扩与裴元衍沟通交流。

    “徐壮士……”

    徐还笑道:“元衍先生,不若呼在下子归吧,在下的表字!”

    没办法,表字相称是古代的习惯,进入中原,回到江南之后用处甚多,所以徐还也给自己取了一个。

    “徐还,徐子归?!”裴元衍连连点头道:“好名,好字!”

    “先生谬赞了!”

    “不是谬赞,适才公主简单说了你们南归之行,看似轻描淡写,但其中凶险可想而知。”裴元衍道:“子归都能一一化解,足可见非常之处。”

    “运气好罢了!”

    “是啊,子归的运气不错!”马扩也跟着符合一句,意味深长。

    徐还摇头道:“不过最近这几天,运气却不怎么好。”

    “子归是说的八字军的事?”马扩笑了笑,这才是正经最要紧的事情。

    “没错,八字军残部本就艰难,没想到金兵突然杀过来,凶多吉少。”徐还沉声道:“临走之时,傅选已经率部撤向井陉口方向,还请马寨主出面接应。”

    “此事义不容辞。”确认了身份之后,尤其还多了一个柔福帝姬,马扩答允的很爽快。

    不想裴元衍却突然道:“别着急,此事还是从长计议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