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大宋之重铸山河
[大宋之重铸山河]

第二十六章 第一把火
其他
类型
放羊的樵夫
作者
2019-02-26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二十六章 第一把火


    数百金兵,几乎是全军覆没,契丹人选择的伏击位置恰到好处,加上精妙的射术,只有极少数金兵仓皇逃窜。

    大部分人则在红松林里成了烤肉,中箭落水者亦不计其数,甚至一度堵塞了溪流,情形已经不只是“惨不忍睹”可以形容的。

    受伤的塔克图被俘了,有契丹勇士愤恨不已,险些一刀将其斩杀,但被萧百发劝阻了。

    此人该杀,必须得死,但应该等徐还回来亲自动手。

    答应耶律余里衍敬献人头的人是徐还,今日真正的领兵人也是徐还。

    能有如此重大胜利,也多亏了徐还大胆计划,勇攀山崖,放火焚林,所以塔克图必须交由徐还处置。

    可是,徐还人呢?

    待战场处理的七七八八之后,还不见徐还身影,萧百发和萧战等才有些着急了。

    红松林已经化为火海,远远便热浪滚滚,徐还爬上去放火,如今人影全无,难不成还在里面?

    有几个契丹人不禁心有戚戚,徐还不会被烧死在里面吧?抑或是过溪流的时候被误作女真人射杀了?

    就在众人焦急揣测的时候,一个身影从远处而来,略显狼狈。

    契丹勇士上前探查,惊喜道:“徐公子,是徐公子……”

    行动是实力的最好展示,而实力是尊重的基础。这句话在此刻格外应景,徐还今日之举,毫无疑问已经赢得契丹人的尊重与敬佩。

    “徐公子,你受伤了?”看着徐还灰头土脸的模样,以及胳膊上带血的伤痕,契丹士兵纷纷关切询问。

    “徐公子,伤势如何?”就连为首的萧百发也不例外,快步上前询问。

    “皮肉伤而已,幸好吹的是北风,不打紧。”徐还摆摆手,却不由自主地连声咳嗽。

    红松林燃烧的速度完全出乎意料,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时间从溪流一侧离开,无论是被女真人发现,还是被契丹人误杀,都会很悲催。

    眼见烈火瞬间吞没了红松林,为了不变成烤乳猪,避开滚滚浓烟,徐还只好朝逆风方向跑,正是断崖所在之处。

    向北逆风且地势更高,火势蔓延稍慢,徐还得以从容返回断崖处。饶是如此,他仍旧吸入了一些烟尘,难免灰头土脸。

    无奈之下,还不得不再次从山崖上爬下。有道是上去容易下来难,即便是借助有绳索,徐还仍旧费了不小力气,以至于身上又添了几处细小伤痕。

    “我说神箭兄啊,你也不留个人接应我一下,乱糟糟的我差点迷路。”徐还咳嗽两声,忍不住笑着打趣。

    萧百发悻悻道:“是我的失误,徐公子见谅!”

    “罢了!”徐还摆摆手,问道:“对了,这边战况如何?”

    “几乎全歼,为数不多几个漏网之鱼应该也带着伤,对了,塔克图受伤被擒,请徐公子的处置。”

    “漏网之鱼是难免的,此间大火熊熊,想要掩人耳目已然不可能,逃出去几个也无所谓。”

    徐还道:“只要塔克图没溜走就行,甚好。”

    “自然不会让他逃脱,就等徐公子处置。”

    徐还沉声道:“也没什么好处置的,直接砍了就行,我答允公主,带他的人头回去。”

    直接杀!

    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但当徐还开口的时候,萧战等几个契丹人还是微微错愕,他们印象里的宋人不似这般决绝铁血。

    而且这个塔克图也并非毫无用处,毕竟在金国有些许地位,对目前金军行动情况应该十分清楚,多少还是有点审问价值的。

    “徐公子,不问两句吗?”萧战轻声询问,早已不似第一次见到徐还和柔福帝姬时那般傲慢无礼了。

    “有什么好问的?”徐还反问一句,问明方向之后便快步走过去。

    火光映照之下,塔克图腿上的箭镞仍未拔出,血仍在流,一旁看管的契丹勇士有意虐待与他。不时上前转动箭杆,疼痛之下,塔克图咧着嘴,不时发出痛呼声。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偷袭我大金军士,你们活腻了。”哪怕到了眼前的状况,塔克图仍旧不愿放下高高在上的心态,破口大骂。

    “在他们活腻之前,你肯定会死。”徐还快步走了过来,眼神冷峻。

    “是你…”看到徐还的时候,塔克图顿时瞳孔放大,眯起的眼神里满是恨意。

    “是我!”徐还的回答阴冷,仿佛像是嘲讽。

    塔克图大声质问道:“皇孙呢?”

    “反正你是见不到了。”

    “你什么意思?”塔克图眼神再变,几乎可以杀死人。

    “哼哼,你很快就会见到了。”徐还拔出腰间的短刀,冷冷一笑,完全不介意让塔克图在死前多一点精神折磨。

    “你…竟敢谋害小皇孙,大金上下都不会放过你的。”塔克图以为小皇孙已经遇害,激愤不已。

    徐还淡淡一笑:“不用你操心,萧战兄,还是你来动手吧,斩首这种事我有点不大擅长,把人头带回去给公主就行。”

    “好嘞!”萧战很荣幸有机会能手刃金狗,况且还是公主的点名的仇人,自然是求之不得。

    “契丹人…希尹说的没错,你果然是契丹人勾搭…”

    “话太多了,萧战兄,让他闭嘴吧!”

    “是!”萧战点头道:“为了公主,诛杀此贼。”

    “契丹人…公主…难道…”塔克图眼睛瞪着大大的,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萧战没有给他开口,甚至思考的时间,弯刀直接斩向了他的脖颈。

    一颗头颅滚落在地,眼含惊恐,死不瞑目。

    徐还回头看了一眼,轻哼一声,命人将头颅包裹,准备带回去献给耶律余里衍。

    塔克图必须死,尽管他有些许情报价值,但他更知晓余里衍的过往,余里衍不愿提起,也不愿意旁人知晓的过往。

    如果让他开口,天知道他会怎么说,甚至多有污蔑之词,到时候反而让余里衍难堪。与其如此,不如将其一刀杀了,反正秋荻夫人那里不缺信息来源渠道。

    更何况,只是刚才几句话,塔克图已经透露了不少讯息,比如——完颜希尹出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