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明骑
[明骑]

第七百四十三章 奔袭
都市
类型
隔壁小王
作者
2019-08-16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七百四十三章 奔袭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明骑最新章节!

    第七百四十三章奔袭

    大将军狄青宴饮破敌,这倒是无意间撞对了一个典故,宋时

    马城对这守备高升便高看了一眼,温和道:“起来吧,国勇,叫你的兵手底下谨慎些,

    莫惊扰了诸位同僚。”

    李国勇方露出笑意应了一声:“标下遵令。”

    一干皂衣只盘问,不伤人,院中本地官员便渐渐有了底,也估摸着守备大人说中了殿下的心思,殿下这是要效法古人,宴饮破敌么。马城自懒的去理别人胡乱猜测,铁骑长途奔袭便讲究个突然性,大军若行踪暴露失去了突然性,那还千里迢迢进关做什么,一万三千铁骑来看风景么。

    躁动的人心渐渐塌实下来,古北口,渐渐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翌日,清晨。

    金山岭,官道上。

    前面官兵设卡盘查收取过路费,百姓,行商只得排着队交钱,看着前面挺胸抬头手按刀柄的官兵,人人都在心中咒骂。扯着虎皮做大旗,挺着肚腩活象一只只蛤蟆,官名设卡收取厘金,盘剥百姓这也是寻常事,民不与官斗,百姓行商也只得苦苦忍了。

    “进山打猎二十个大钱!”

    “行商五钱银子,听好了呐!”

    一个把总挺着个肚子,得意洋洋吼起来,也不知被百姓在心中骂了多少回。

    人群中,几个挑着扁担的精壮汉子对看几眼,使个眼色,便将身体佝偻起来,等着排队过古北口。到了近前,那官兵把总视线落到几条壮汉身上,眼睛眯起来扶了扶帽盔,还轻轻拍了几下。

    几条汉子慌忙取出大钱,赔笑道:“军爷,您开恩。”

    那把总下巴朝天,不冷不热道:“往哪儿去。”

    “往草甸集去,讨生活。”

    “做什么去。”

    “当苦力,卖力气,军爷您开恩。”

    那把总随便问了几句,便不耐烦挥手道:“过去吧!”

    几条壮汉慌忙点头哈腰恭维了几句,便扛起扁担行李过了关,在年久失修的官道上转过一个弯,至无人静谧处立知不妥。前面,一队全副武装的官兵立在官道上,几辆堵住去路的大车后头,严阵以待,数百张弓弩都上好了箭。道路两侧密林中,人影绰绰,沙沙的脚步声响起。

    “风紧,走!”

    一声轻喝,几条壮汉纷纷仍掉扁担,从竹筐里抽出短刃,兵器做困兽之斗。

    “射!”

    数百拦路的官兵纷纷挽弓搭箭,一阵攒射,几条壮汉痛叫着倒了下去,却仍有两人身手异常灵活钻了林子。

    沙沙沙!

    树叶响动,树枝摇晃,两条汉子很快消失在林荫中。

    “不必追,都精神点!”

    负责拦路的古北口驻军却好整以瑕,跑出来一队兵将尸体拖走,以沙土掩埋清理血迹,做起杀人越货的勾当倒十分顺手。密林中,两个壮汉连滚带爬逃出生天,扶着一棵大树对看一眼,心叫侥幸,险些中了官兵的埋伏。

    “这官兵咋如此精明?”

    “天晓得,伏兵!”

    一声惊叫,头顶上竟突然落下一张大网,将两人轻易罩住,四个皂衣人从树上跳了下来,落地时一个翻滚纷纷弹起,竟毫发无伤。一张大网将两条壮汉牢牢捆住,越挣扎便束缚的越紧,很快便无法动弹了。

    一个身材矮小的皂衣好手,喜道:“得手了。”

    其他三人却一声不吭,一个身材格外高瘦的起腿横扫,将网中两条大汉轻松扫翻,滚成一团。

    “临清弹腿!”

    “自家人,敢问是哪路好汉!”

    啪!

    罗巨竹两腿将两个壮汉踢晕,咧嘴森然一声冷笑:“自家人么,奇了,我怎的不知,便去做个糊涂鬼吧。”

    身侧三个同袍嘿然一笑,将两个流寇奸细拖走,免不了拷问一番,不多时,林间便响起被堵住的低吼惨哼声。

    古北口,行辕。

    各处关卡都发现了流寇细作的行踪,大批流寇细作欲通过古北口出塞,野心勃勃,就连高升这守备都看明白了。

    “这革左五营真真好大的狗胆,竟敢大举出塞么!”

    马城看着面前一叠口供,从容一笑,所谓流寇自是哪里有粮就往哪里流窜,塞外各草原集市有粮,有钱,有女人,革左五营起了歹心又有什么稀奇。这关内作战,与关外是全然不同的,与建虏作战,与流寇作战也是天壤之别,完全是两种战争模式。马城亲率辽骑入关,不战还倒罢了,战必全歼。

    革左五营是积年老匪,极是精明狡诈,大军出塞之前先派大量细作混进草原集市,行的是江湖手段。马城却不敢小看这些江湖手段,当年,抚顺便是被努尔哈赤用细作乔装打扮,抢了城门,抚顺坚城不及抵抗便陷落了,使的可也是江湖手段。

    至傍晚时,大批流寇派往塞外的细作被逮了个正着,少有漏网之鱼。此时,经过长途行军的后队辽军轻骑两万,携带大量给养进至古北口,古北口一线的各府,当地驻军纷纷集结起来,成了一个外松内紧的架势。马城在古北口停了一日,牢牢控制了沿线军堡,州府,一个稳定的后方正在快速建立。

    再过一些时日,从辽东,草原集市起运的粮食,补给便该运到了。

    正如马城所言,此行入关仗要胜的痛快,也要与流寇争民心,这也是辽东大举扩张后,头一回反育关内,意义重大。松花江江鱼做成的鱼干,镇江海盐做成的腌鱼,库页岛围猎,饲养的畜肉,草原出产的乳酪,从倭国,东南亚运来的粮食,各类物资将会源源不断的运到古北后大营,完成赈济甘陕,移民塞外的壮举。

    将将入夜,铁骑滚滚出营,在数百本地官僚,将领的瞩目下,一万三千铁骑很快消失在黄土地上,不知所踪。守备高升与几位临近州府赶来的上官,打躬作揖纷纷赞颂起来,辽王殿下用兵真真是神出鬼没,秦时白起也是多有不如的,这可真真是消失无踪了,连咱们都不知辽骑大军去哪了,流寇自然便更是盲人瞎马了。

    一片恭维颂扬声中,辽王马城亲率一万三千铁骑,在黄土地上一路狂飙,完成自开原至天水,长途奔袭三千里的奇迹。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