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明骑
[明骑]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误国
都市
类型
隔壁小王
作者
2019-08-16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误国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明骑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七章误国

    马城吓了一跳,勃然大怒的丁文朝已经杀气腾腾,带着杀红眼的开原子弟不闪不避,朝那些放冷箭的杂兵冲过去。刀光闪过,鲜血飞溅,躲在百姓中放冷箭的建奴被乱刃分尸,清剿过程中开原骑兵居然伤了十几人,让丁文朝暴跳如雷,狠狠用刀背抽打着附近抱着头,蹲在地上的青壮男子。

    几万百姓中,青壮男子少说也有四五千,趁乱捡起兵器反抗的,大概只有十分之一。

    多数青壮都趴在大车下面,抱头蹲在地上瑟瑟发抖,还有精神崩溃正在大呼小叫的,胡言乱语的。丁文朝用刀背狠狠抽了一通,才恨恨的将手里有武器的青壮集合起来,粗略一数大约有三四百人,手里握着各式五花八门的武器,有人提着弓有人握着刀,还有人手里只有一支箭,却都是不怕死的好汉子。

    收拢了这批精兵种子,丁文朝仍是愤怒的连踢带打,差点挥刀砍了几个脑袋。

    披头散发的方世鸿好象丢了魂,连身上的几处伤口也不顾,瘫坐在地上喃喃自语:“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那日河对岸辫子花白的女真人,和这里数千瑟瑟发抖的明人青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似是让这首辅公子受了极大的刺激,有些失魂落魄了。马城倒心平气和了,将沈良叫过来嘱咐一番,带着这些百姓往西边走,找水浅处渡河往铁岭去,并手书一封密令开原兵马驰援,在铁岭卫阻挡建奴大军。

    沈良很快带着两万多女人,童子,顶着深秋的烈日进发。

    烈日当空,至于有多少体质孱弱的妇人童子能活着走到铁岭,那便要看老天爷的意思了,无法可想。余下青壮则被集合起来,套马拉车,在几千辆大车中挑出紧要的运走,余下运不走的仍是一把火烧光。将几千辆大车运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能挑轻便值钱的带走,除了能烧掉的粮食,衣物,还有大宗铁料,铜料。

    一名亲兵抡起斧子劈开一个箱子,箱子散开,满满一箱子铜钱滚了一地。

    马城看着几百箱铜钱,只得下令就地掩埋,近百箱金银勉强可以带走,铜钱便只能掩埋了。一个个箱子被利斧劈开,在几辆被严密保护的大车上,箱子劈开便露出里面的花**,瓷器,还有整整两大车的唐宋孤本,珍贵典籍,也不知建奴抄了多少达官贵人的家,才弄到这么多古董珍品。

    正在处置伤口的方世鸿突然跳了起来,抓起一本宋朝大儒批注的儒家典籍就往火里仍。

    方公子一边烧一边咬牙切齿的嘀咕:“有什么用,有什么用,都烧了吧!”

    周围开原骑兵都默默看着他发疯,马城也懒的管他,这纨绔受的刺激太深,不让他发泄出来是要出问题的,只是那些珍品古董可不能让他砸了,一个眼色,早看不下去的方府家丁簇拥过去,把发狂的少爷抱住苦劝。

    混乱中,大批百姓向西跋涉,在平原上排成长长的纵队。

    开原骑兵们则默默的处置着伤口,在同僚帮助下将烧酒洒在皮肉翻卷的伤口上,丁文朝小心的替马城解下锁甲,拔掉深深插在甲胄里的箭支,利箭入肉大概半寸,马城眉头也没眨一下,这种小伤实在太常见了,大明制造的锁甲毕竟不如板甲,在近距离上防不住箭,往往会被射的全身都是窟窿。

    人群中,等待开拔的一群女子突然大着胆子走过来。

    锵,马城身前亲兵纷纷拔刀出鞘,警觉的盯着走过来的几十个女子,几十个娇弱女子吓了一跳打着哆嗦,直往后退。

    隔着一座刀山,一个身材丰盈的女子壮着胆子,突然叫道:“这位将军容禀。”

    马城赤着上身忍受着烧酒刺激带来的剧痛,木然道:“讲!”

    那女子看着他精壮上身,有些羞赧却大着胆子道:“将军容小女子禀告,小女子亡父乃沈阳中卫指挥同知李义功。”

    马城不记得沈阳中卫有李义功这个指挥同知,却心知多半是不假的,沈阳中卫将比兵还多,只是听她口称亡父,便知这李同知是为国尽忠了。轻一摆手,亲兵将这女子放了过来,问一问沈阳失守的实情也好,李小姐走至近前,众人眼睛亮了起来,这位官家小姐虽十分狼狈姿色却不凡的。

    这也是在情理之中,这类姿色不俗的明人女子,多半会成为大小奴酋的玩物。

    亲兵环绕中,这女子倒是有几分胆子,仍忐忑道:“小女子敢问将军名讳,辽镇,何时有一路这样雄壮的兵马?”

    马城沉默,身边亲兵却傲然答道:“我家大人乃是开原团练总兵,姓马,讳城。”

    那女子恍然惊喜道:“开原马五将军,原来如此。”

    马城却有些不耐了,命她仔细说一说沈阳是如何失守的,沈阳城有守军两万,城高墙厚还装备了大量火炮,沈阳外围奉集堡,武靖营有三万大军,辽阳守军人数就更多了,三四万兵力总是有的,就算辽阳只派出一半兵力作为援军,沈阳内外守军兵力绝对超过五万,五六万人马,十几个总兵副总兵,守一个沈阳城只守了不到十天,简直是匪夷所思。

    李小姐口才倒是极好的,细说起来,沈阳一日前便破了,最先被破的沈阳西门,因建虏驱赶明人百姓在西门外挖土筑堡,几日夜间筑成了几十个高台,大批建虏弓手站在高台上,每日与城头上明军对射,城中守军伤亡日重,连上城墙督战的总兵尤世功都射死了,西门兵马陷入混乱,被城中趁机做乱的蒙古人打开了城门。

    破城时蒙古人在沈阳城四处放火,连指挥使衙门也是被蒙古人烧的。

    这位李小姐对坐镇辽阳的经略大人袁应泰颇多怨恨,被袁大人收留在沈阳城中的蒙古难民足有两万之多,

    方世鸿的破口大骂:“袁贼误国,当诛!”

    丁文朝也气的大骂:“蠢材,我等那日冲阵将建奴炮阵都破了,两万兵马连城墙也守不住么,一帮蠢材!”

    左右开原子弟也皆是一面愤然,原以为破了建奴炮阵沈阳便万无一失了,却没料到仍是只守了不到十日。马城却暗自心惊,建奴驱使百姓挖土筑台朝城头上射箭,这显然是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可以想象城外万箭齐发,城墙上守军炮手,火铳手全身插满箭支扑倒的惨状。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