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清妾
[清妾]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其他
类型
绾心
作者
2019-12-14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佟佳侧福晋那自然是日盼夜盼、做梦都在盼着回府这件好事。

    尤其是她听小善痷那些早已经被各自丈夫都丢到脑后的前辈们推广经验后,更是几乎夜夜都要被噩梦惊醒,生怕自个儿一辈子都要留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庵堂里。

    如果眼前儿是四爷问她这个问题,她肯定是要连哭带闹地求着四爷接她回府,但是现在坐在她对面的是尔芙……

    尔芙是谁,府里的嫡福晋,她佟佳氏的情敌、竞争对手。

    虽然外界传闻,四爷府里的这位钮祜禄福晋性格温婉随和,待人宽和有礼,绝对的好人一枚,但是佟佳氏是半点都不相信的。

    同府相处,见过尔芙的荣宠之盛,她更是越发相信自个儿的猜测是对的。

    一个全无心机、和善无害的女人能够可能将四爷拢在身边多年、荣宠不衰,一个体贴温婉、宽厚仁慈的女人,如何能够将先福晋压得死死的,更是摇身一变成为嫡福晋,这简直是天大的玩笑。

    尔芙问起她来小善痷多少日子?其目的何在呢!是好意,还是歹意?自个儿又该如何回答才能避过风险……

    一系列的问题,嗖嗖嗖地窜进佟佳氏的脑海,容不得她不多想。

    她一双手如同搅麻花似的搅合着手里攥着的娟帕,沉默好久,这才颤声回答道:“妾身年前来到小善痷里清修反省,到现在已将近半年时间了!”

    “瞧瞧你,还真是在这庵堂里待傻了,连这点事都要琢磨这么长时间呢!”尔芙见佟佳氏把自个儿当大老虎,便更想逗弄逗弄她啦,故意装作不高兴的模样,绷着脸说道。

    “福晋勿怪,妾身常伴青灯,倒是忘记了计算日子了!”佟佳氏忍怒答道。

    尔芙闻言,颇有些意外地挑眉瞧瞧佟佳氏,没想到佟佳氏在小善痷住些日子,还真是让她学会了说话的艺术。

    不过她也仅仅是一点点意外而已。

    尔芙本就不是个喜欢揪着小账本不撒手的性格,更不是个喜欢没事逗闷子的调皮性格,她怎么可能无缘无故问起佟佳氏在小善痷住过多久,戳佟佳氏的痛脚,所以她简单打趣几句,还是很快就将话题扯回到了接佟佳氏回府这桩正经事上了。

    她笑吟吟地瞧着一张脸又红又白的佟佳氏,清清嗓子道:“一转眼,你都已经在小善痷住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是时候该接你回府里去了,毕竟当初那件事的错儿,也不在你身上。”

    这算是个比较肯定的答案吧!

    佟佳氏心里如此想着,不待尔芙一句话说完,便已经急急忙忙地开口问道:“多谢福晋惦记着妹妹,只是四爷那边儿还没吩咐,妾身要是就这么回去……”

    说到这里,她微微顿了顿,她很怕她这话一出口,尔芙就顺坡下驴地打消了念头。

    好在尔芙性格厚道,没有她那么多复杂想法,见佟佳氏这么说,只是笑着摆摆手,也没有端着拿着的,笑着开门见山道:“四爷待府里人如何,妹妹心里该有数。

    那事儿,本来错就不在你身上,当初四爷亦是不想那些闲言碎语伤害到她,这才特地将你送到小善痷来住上些日子,本想着风头一过,便将你接回去。

    只是他要操心的事儿多,一来二去的,倒是让你在这里耽搁了这么许多日子。

    我想着,今个儿左右我也是来了,便将你接回去吧,想来他也不会反对。

    再说,要是我就这么走一圈就自个儿回去了,过后妹妹还不得说我这个做姐姐的,不知道心疼妹妹啊,我可不想回去以后,这两个耳朵被你骂得发烧呢。

    还是说,你想着让四爷过来接你,不愿意和我就这么回去?”

    不过尔芙说到最后,还是忍不住调侃了佟佳氏几句,免得佟佳氏以为自个儿看不出她那点小心之心,瞧着佟佳氏那脸色变得都快赶上调色盘了,真是爱胡思乱想,自个儿是那种会落井下石、冷嘲热讽的人么!

    果然她这话才一说完,佟佳氏这脸色就好看了许多,起码恢复到了正常的颜色。

    佟佳氏掩饰似的端起茶碗、又撂下茶碗的折腾了一个来回,笑着答道:“福晋,妾身不是那不懂事的人,哪里敢麻烦四爷特地跑一趟呢,妾身只是怕贸然回府会为难了福晋,毕竟当初妾身到底是犯了错的。”

    说到这里,她话锋一转,脸上写满了讨好二字的说道:“不过既然福晋姐姐都不担心为妹妹的事儿惹怒四爷,妹妹也就不客气啦,今个儿就收拾收拾,跟着姐姐回府去过好日子。”

    说完,佟佳氏就乐乐呵呵地招呼着霍嬷嬷进内室里去收拾行李了。

    尔芙见状,无语地摇摇头,苦笑着招呼着佟佳氏,柔声说道:“你就别瞎忙活了,这些东西就留给她们慢慢收拾吧,难不成你还担心府里缺你那套行李被褥啊,抓紧跟我回府得了!”

    “倒是妹妹犯糊涂了,妹妹换身衣裳就和姐姐回府去。”佟佳氏闻言,笑着道。

    不过她才一说完,便又摇摇头,改口道:“福晋姐姐勿怪,还是得麻烦您稍稍等等妾身才行,毕竟妹妹在小善痷没少劳烦几位师太照顾,妹妹这说回去就回去了,总归有些不好,妹妹还是要向几位师太辞行去。

    再说姐姐从城里赶过来,一路辛苦,也该多歇一会儿。”

    “好吧,倒是我这个做姐姐的考虑得不够周全了,那你慢慢来,我等你就是。”佟佳氏所言入情入理,尔芙赞同地点点头,笑着答道。

    说完,她就端起了手边的茶碗,慢条斯理地品着这碗有些苦的热茶。

    佟佳氏又是连声赔罪,这才转身进了内室里,洗漱、梳妆、更衣,一同忙活开了。

    不过就算是再忙,她也没有忘记在外间等待着的嫡福晋尔芙,先是交代霍嬷嬷将点心匣子和干果蜜饯攒盒送到外面去,又吩咐霍嬷嬷紧着厨房里的那些瓜果蔬菜、肉蛋禽类等食材,抓紧张罗上一桌席面,免得饿坏了能搭救她出小善痷这个‘火坑’的贵人。

    这一切都一一地安排好,佟佳氏这才安安心心地摆弄起妆匣里的首饰珠钗。

    毕竟是她离府小半年回去的大日子,即便没有四爷亲自来迎,哪怕尔芙亦是拗不过情面,这才决定带她回去,那她也不能露怯了,总要风风光光地回府去。

    她好后悔,怎么就没有早早张罗几套新衣裳呢!

    一袭年前才做出来的粉紫色大襟锦缎旗装,衣襟、袖摆、领口、边角等位置都绣满了精致的绣纹,华丽且端庄,精致且体面,梳得整齐华丽的架子头上,簪着同色的堆纱花做装饰,再配上几支金镶玉的发簪,更是增光添彩不少,且又不会显得太过隆重。

    佟佳氏满意地瞧着铜镜中的自己,露出了一个魅惑的笑容。

    她重新走出内室的时候,尔芙都被她这种换装技术吓得不轻呢!

    “劳烦姐姐在此稍微等等,妹妹去去就回。”她对着尔芙谦卑一礼,柔声说道。

    “去吧,快去快回。”尔芙淡笑着说道,却并没有想要和佟佳氏同去的意思。

    左右她是不想再去前面的小善痷里转一圈了,虽然她刚刚就是在主持师太的禅房稍微坐了坐,仅仅和知客小尼说了几句话,也并没有接触小善痷里的其他人,但是她还是能够感觉到小善痷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闷氛围,她不喜欢这种氛围,好像走进了活死人墓的感觉,太压抑、太沉闷、太憋屈……

    佟佳氏也并不喜欢那里,她说是去辞行,其实就是想要去刷洗耻辱而已。

    当初她被两辆灰突突的小马车送到小善痷外,虽然那些比丘尼并未对她表现出任何不好的情绪来,一举一动,不卑不亢,却也是守着礼数的,但是她还是觉得自个儿被轻视、慢待,甚至是羞辱。

    只是她知道她那会儿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便是心里再不痛快,也一定要忍着。

    现在不同了,她翻身了,她当然要好好去炫耀炫耀自个儿的风光无限了。

    佟佳氏就这样穿着一袭华服,打扮得雍容华贵,虽没有婢仆环绕,却仍然摆足了亲王府福晋的谱儿,脚踩着高高的花盆底绣花鞋,手里捏着一条金丝绣的娟帕,明明踩着泥巴地,却一步步如同走台步似的走到了小善痷外面。

    “我来见主持师太辞行。”已然是那个知客小尼,佟佳氏昂首说道。

    知客小尼从小就生活在小善痷,如佟佳氏这样的女眷不知道见过多少了,不意外,也不觉得气愤,依旧是那副不冷不淡的态度,合十一礼,转身就往小善痷深处走去,瞧都不瞧一眼跟在她身后的佟佳氏。

    佟佳氏颇有些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但是还是初衷不变地往小善痷深处走去了。

    小善痷深处,小善痷主持师太的禅房门口,早有小比丘尼等在外面挡驾。

    到底是皇室宗室所属的寺庙庵堂。

    佟佳氏瞧着那扇被小比丘尼挡在身后的隔扇门,一双眼睛都快喷火了,却也不敢做出莽撞闯进去的行为,只能恨恨地咬咬牙,对着虚掩的门户,隔着挡驾的小比丘尼,也不知道里面的主持师太有没有听见,该辞行辞行,一番唱念做打以后,迈步就奔着在小善痷清修的一众犯错女眷的居所走去了。

    这也是她炫耀嘚瑟的主要对象了。

    这些都是没有未来、没有希望的女人了,瞧着佟佳氏一改往日的灰头土脸,满身绫罗绸缎、珍珠翡翠,再联想到之前尔芙这位雍亲王府的嫡福晋到访,哪里不知道她是翻身了。

    嫉妒,羡慕,还有些小心讨好,总之各种各样的眼神都有,各种各样的表情都有,大大满足了佟佳氏的表演欲望,也让佟佳氏过足了瘾头,她这才仿佛施舍似的丢下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带着几个人的希望,迈着轻缓从容的脚步,离开了小善痷。

    小善痷的门外,知客小尼目送着佟佳氏走远,转身回到院里,砰地关好门。

    如佟佳氏这样的女眷见多了,不意外。

    而另一头,霍嬷嬷领着桂兰和小五,一通忙活,又有诗兰主动帮忙,紧赶慢赶,总算在佟佳氏炫耀归来之前,张罗出了一桌六道像模像样的席面来,配上一壶温热的菊花茶饮,摆在了这座寒酸破败的小院当间了。

    “福晋姐姐,您请上座。”佟佳氏仍然是满脸堆笑的礼让道。

    没有回府之前,一切都还是未知数,还要依仗着尔芙这位嫡福晋,便是回府以后,她也要好好地抱住尔芙的大粗腿,她算是看明白了,这府里府外说地算的人,看着是四爷这个雍亲王,其实一大半都是尔芙做主的,有了尔芙帮忙拉拔,不愁她佟佳氏不能有春风得意的那一天。

    不过尔芙倒是并没有摆架子,摆摆手就拒绝了佟佳氏的好意,直接坐在了客位上,她又招招手,招呼着佟佳氏和自个儿对面而坐,柔声说道:“都是自家姐妹,便再让来让去了,快坐下吃饭吧,吃完这顿,咱们就抓紧回京,这不也是给四爷一个惊喜么!”

    “那妹妹就不客气了!”佟佳氏闻言,脸上一喜,忙坐下身来。

    一桌六道菜,配上一壶醇香的茶,尔芙本就是个随和的性子,佟佳氏又刻意讨好,一直到二人同坐上马车,这气氛也没有冷下来,融洽得就如同一双相交多年的好姐妹似的,上了车,尔芙还不忘将车座上的软垫分给佟佳氏几个,笑着嘱咐道:“回去的路不好走,颠簸得很,靠着舒服些。”

    “你也别太拘束了,小点心、小零嘴儿,想吃就吃,我就不招呼你了!”

    “姐姐安排得如此周到,妹妹都觉得好似待在自个儿院里那般舒坦了呢!”

    “舒坦就好,我可这来来回回折腾了一圈儿,可得歇会儿了!”尔芙闻言,笑着点点头,脱了鞋子就将双腿都蜷到了座椅上,边说边扯过旁边叠放着的锦被,半躺半坐地靠着软垫,闭上了眸子。

    闭目养神,闭目假寐……反正就是闭着眼睛待着呗!

    因为尔芙都不知道接下去该和佟佳氏聊些什么话题了,难免有些尴尬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