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清妾
[清妾]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其他
类型
绾心
作者
2019-12-0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四爷转身看看苏培盛,无所谓地摆摆手。

    水榭那边,洪班主为了弥补之前李畴亡故之事在尔芙心目中造成的恶劣影响,也是拿出了百分之百的专注度,事无巨细,他都要亲自过目才放心,直折腾得双腿都发软打颤了,这才忐忑不安地坐在后台里歇一会儿。

    “要不说咱们四福晋是个秒人呢,瞧瞧这园子修的,当真是美轮美奂,妙比天宫,不过今个儿我可没有逛尽兴,改日我还要过来叨扰四福晋一番啊。”悠悠逛逛地来到水榭的画舫前,一个有些眼生的福晋笑着走到尔芙的跟前儿,朗声夸赞道。

    说完,她又对着说话的那位福晋点点头,很是客气地将这位福晋让到了画舫上。

    真不是尔芙不想多和她客套几句,实在是她认不出说话的人是谁,便是她已经提前做足功课,记下了所有人的家世背景和人脉圈子,但是在这个没有照相机的时代,她也会遇到见面不识人的尴尬,这种事儿,唯有依靠常来常往地在外走动熟悉了。

    随后,又有几位如刚刚那位福晋那般主动提起要来圆明园叨扰的福晋,尔芙亦是来者不拒地一一应下了,直到她笑着将所有宾客都送上了画舫,她这才有机会找诗兰问清刚刚主动搭话的几位福晋都是谁。

    等画舫停在水榭旁的时候,尔芙已经彻底搞清楚了这些上前搭话的福晋都是谁了。

    除了最先开口的福晋是康修亲王崇安的嫡福晋伊尔根觉罗氏,值得尔芙特别注意一下外,其他几位福晋都是些宗室里的远亲,说白了就是外院管事请来凑数的主儿,好吃好喝地招待着,不让宗室里的那些族老们挑出明显的错漏,便也就是了。

    而伊尔根觉罗氏之所以主动搭腔的原因,还在于尔芙的便宜额娘伊尔根觉罗氏,她和尔芙那位便宜额娘伊尔根觉罗氏是同宗,虽然关系不算亲近,但是总要比其他人的关系亲近些,而且她此举也代表着宗室里的一部分人态度,表示对尔芙这位继福晋的接纳和认可,别以为康熙帝一道圣旨就真的确定了尔芙的新身份,宗室里那些族老不认可,便是康熙帝都帮不到尔芙。

    此时得知了康修亲王福晋伊尔根觉罗氏的身份,尔芙的心里有些小激动。

    在这个时代生活得时间越久,她就越明白宗族所代表的意义,她早前就曾几次给宗室里的长辈们送去拜帖,希望能够登门拜访,但是统统都被一封回帖打发了,这也是她心里惶恐不安的原因之一,而现在伊尔根觉罗氏福晋代表着宗室发生,且称呼她为老四福晋,显然是认可了她的新身份,如何能让她不激动呢。

    这对于尔芙来说,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啊。

    如果不是场合不合适的话,她真想对天高呼几声,来表达她内心的激动。

    不过正因为伊尔根觉罗氏福晋的举动,刚刚还好似处处瞧不上尔芙的妯娌们,也突然改变了态度,直接将刚刚还如同导游领队般被排挤在圈外的尔芙,围在了最中心,这让刚刚一直帮忙缓和气氛的十三福晋和十四福晋都松了口气,对视一笑地退到了外圈,让这些妯娌能和尔芙更好地亲近亲近。

    而尔芙这人呢,她笑呵呵地应付好这些主动上前打招呼的妯娌和宗室福晋,很快就又一次回到了十三福晋和十四福晋的身边,一块跟过来的,还有不大喜欢交际应酬的七福晋,她们四个人很快形成了小圈子。

    画舫在湖中游走了两圈,随着水榭那边的锣鼓点响起,画舫这才渐渐靠近水榭。

    尔芙又一次如同导游似的最先来到水榭里,站在小码头上,笑呵呵地招呼着来园子里做客的福晋们入座看戏,直到她忙活完,戏台上热场的专用曲目都已经停了。

    她走到最前面靠右侧的主桌上坐好,身旁是一众皇子的福晋们。

    毕竟相比起那些宗室福晋,还是她们这些皇子福晋们的关系更亲近些,虽然这种亲近是指族谱上的排序、血缘上的牵扯,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便必须遵守这样的规矩,便是尔芙再不愿意入乡随俗,也必须遵守这种规矩。

    她坐下身子,对着同桌而坐的几位福晋笑着颔首一礼,才刚要说话,便脸色一变,因为她注意到这桌上竟然还空着一个位子。

    而这位子的主人也不是旁人,正是现任太子妃瓜尔佳氏的位置。

    尔芙心里微微犯苦,她本以为宗室里那些长辈们都到齐了,这太子妃瓜尔佳氏就算是再不给她脸面,也不会迟到太久,而且她知道前湖那边四爷正在招呼着一众兄弟们,有这么多人在,瓜尔佳氏也不好太摆太子妃的谱,等她们的画舫在湖里兜转几圈后,怎么也到了,但是事实证明,瓜尔佳氏就是这么不给她面子,竟然迟到了足足一个时辰之久。

    一个时辰,两个小时……

    说句难听的话,便是瓜尔佳氏在请贴上注明的时间起床梳妆,这会儿也到了。

    不过瓜尔佳氏不给她脸面不要紧,她却不能在这时候表现出任何不痛快来,不然就显得她这个主家太没有风度了,她顾不上多想,忙收敛起脸上的不快,笑着张罗着让诸位福晋们点戏。

    而作为东道主,她自然而然是要点第一出戏的。

    一曲颇有名声的女驸马,正是尔芙千思万想想出来的戏码。

    毕竟这样的日子里,一些悲情的戏码是不能点的,一些敏感的戏码,也不能点,所以女驸马这种颇受女眷们喜爱的戏码就最合适了,而且这也是尔芙少有的几出能叫出名字来的传统戏剧了。

    旁边伺候茶水的宫女动作麻利地转告后台,后台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上了。

    当然,台上也没有空着。

    两个面上涂着一块白的文丑,在开场戏一停后,便上来耍嘴皮子了,插科打诨,一来是给后台做准备的戏子争取更宽松的梳妆时间,二来也是给戏台下听曲看戏的女眷们交际应酬的空档,毕竟办堂会不同于去梨园里听戏,听戏是次要的,交际应酬是正事。

    尔芙笑呵呵地和诸位妯娌说着闲话,说衣裳、说首饰,再扯扯家里孩子们的囧事,倒是也不冷场,但是她想要拓展交友圈子的打算就显得有些难了,毕竟她不能丢开同桌的这些妯娌跑到旁边宗室福晋们的桌上去刷存在感吧。

    而就在她苦思该如何顺其自然地提起茉雅琦和弘晖的婚事的时候,太子妃来了。

    太子妃瓜尔佳氏还不是一个人来的,她身后还跟着呼呼啦啦足有五六个宫女,那气派比宫妃归宁省亲都要大。

    不过她是太子妃,位同贵妃,甚至可比皇贵妃,如此做派,倒是也让人挑不出错,只是让人瞧着有些不舒服而已。

    毕竟这水榭里的女眷,说起来都是爱新觉罗家的媳妇,不论夫君品级如何,但是都是努尔哈赤的子孙,她这么讲排场,便显得有些不是那么回事了。

    不过呢,瓜尔佳氏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犯众怒呢……

    她一进来就先给宗室里的几位长辈去请罪了,那姿态摆得一个低,态度亦是足够谦和,还笑吟吟地说了好些打趣讨巧的话,直哄得几位老太太都露出了笑颜,别人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搞定了宗室里的几位老太太,她这才来到尔芙的跟前儿,大模大样地坐在正中央的空位上,如同变脸般地端起了太子妃的架势。

    对此,尔芙早已经想到了。

    她有些尴尬地笑笑,让宫婢奉上热茶和温热帕子,一副好好媳妇的做派,安排好了这些,尔芙这才对着同桌的其他妯娌笑笑,招呼着大家伙儿落座听戏。

    本以为瓜尔佳氏已经耍够威风了,却没想到到她点戏的时候,她又闹幺蛾子了。

    宫女捧着戏单来到太子妃瓜尔佳氏的跟前儿,瓜尔佳氏连瞧都没瞧,直接半眯着眼睛点了出包公铡美案,这陈世美攀龙附凤抛弃糟糠的戏码,尔芙就算是对传统戏曲没有什么了解,也不会半点不晓得,毕竟她也是看过七侠五义的人啊,但是她搞不懂瓜尔佳氏点这出戏的意思,难道她就是为了故意恶心自个儿……

    瓜尔佳氏以太子妃之尊来访,绝对是在场身份最高的人了,所以她点的戏,自然而然就排在了第一顺位上,前边儿尔芙点的女驸马才过去,涂着黑脸的大老包就踩着四方步上来了。

    按理说,这第一幕该是包拯和张龙马汉等人的对白,然后是驸马过府,鼓乐相迎,正在尔芙为太子妃的意图苦思冥想、魂游天外的时候,台上的锣鼓点,竟然乱了,尔芙闻声,抬头去看,没瞧见本该着锦袍的驸马爷,反倒是看见布衣荆钗的秦香莲出现了。

    尔芙只觉得人生观都颠覆了。

    她暗道:这秦香莲不该是在驸马爷后面出场么,现在出来是怎么回事,改剧本了?

    尔芙心里犯迷糊,戏台上的锣鼓师傅和后台已经撩着帘子要出来的驸马爷也懵了,因为这从退场口跑上来的秦香莲就不是洪家班里的人啊,没人认识她,偏偏她穿得还是秦香莲的戏服,洪班主甚至脑洞大开地以为是圆明园里的哪位女主子想来过戏瘾了。

    而就在此时,台上的秦香莲开口了。

    正儿八经的官话,也不根据锣鼓点来说白,简单明了的俩字,伸冤。

    听到这里,尔芙都想要掀桌子了。

    尼玛,这绝对是来砸场子的……

    狗屁的伸冤,伸冤去衙门好伐,跑别人的别院来伸冤,那你这不是走错地方了么,再说,你就算去别院伸冤,旁边的畅春园,康熙帝的行宫别苑,你是否需要了解下,你跑来圆明园搞什么,自个儿千辛万苦地办这么一场赏景宴,连正事都没说呢,你就跳出来砸场子,你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不过这些话啊,尔芙也就能在心里合计合计就算了。

    她忙挤出一脸和蔼笑容,柔声说道:“这位妇人,这里又不是公堂衙门,你怎么跑来这里伸冤告状了,便是这台上唱得是铡美案,但是也没有能日断阳、夜断阴的包青天替你做主啊,不如我派人送你去顺天府吧,保管顺天府的老爷们不敢敷衍糊弄。”

    说完,尔芙抬手一挥,示意诗兰上去拉人了。

    可惜的是诗兰的动作快,台上那扮成秦香莲的妇人动作更快,一个头重重地磕在地上,不等诗兰走到近前,她就已经嘁哩喀喳地诉起冤枉了,那语速快得就如同自动加速三十二倍一般,吐字清楚明白,语调不高不低,偏偏让在场人人人听清、人人听懂,但是听懂之后的尔芙,心里就如同有千万头神兽奔过一般无语。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前些日子死在圆明园的李畴的内人,邱氏。

    邱氏是京中商户之独女,从小就爱听戏,加之家就在南城那边,距离戏园子也近,父母也娇惯着,基本上是天天女扮男装地泡在戏园子里,一来二去就认识了李畴,甚至不顾身份上的差异,愣是和李畴结成了夫妻。

    不过她到底是富户人家的娇娇女,爱听曲看戏,却不擅长相夫教子。

    她和李畴成婚,属于李畴入赘到她邱家,刚开始的一段时间还好,男貌女财,伉俪情深,虽然外人不看好他们的婚姻,但是邱氏自个儿高兴,加之邱家也需要李畴这么一个上门女婿,倒是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没有大肆张扬两人的关系,但是后来就不行了,李畴迷上赌博,先是毁了嗓子,又坏了身段,邱氏本就不是什么贤妻良母,邱掌柜就趁机说服邱氏,将李畴赶出了家门。

    再然后的事就是李畴回到洪家班做些打杂的活计,混口饭吃,最后死在了圆明园。

    邱氏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其中缘由,尔芙不清楚,但是邱氏这会儿就是来求个说法的,当着这水榭里所有福晋的面,连哭带闹地让尔芙这位四福晋给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