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清妾
[清妾]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其他
类型
绾心
作者
2019-08-19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而此时,锦兰还满心欢喜地往耕织轩跑呢……

    “早知道这么麻烦,我就不该带她们进府来的。”乌拉那拉氏倚窗而立,喃喃道。

    锦兰以为她将自个儿心里的那些怀疑、猜测都隐藏的很好,却没有瞒过乌拉那拉氏的那双锐眼,她偷偷和同屋的小姐妹商量要不要将乌拉那拉氏那些反常举动传信回府里的事儿,也毫无意外、一字不漏地都传到了乌拉那拉氏的耳朵里,而乌拉那拉氏之所以没有对锦兰下手,只是因为她担心引起更多人的猜测和怀疑,弄得自个儿更加被动。

    而今个儿弘晖上门提起小丽娘的事儿,却如同送到乌拉那拉氏手里的一把刀。

    她之所以让亲信传口风出去说,她要将近身伺候的大宫女指给弘晖做格格,照顾弘晖的起居生活,就是希望让旁人误会所指的大宫女是锦兰,到时候她又将小丽娘接到自个儿跟前儿,弘晖阿哥心仪小丽娘,而锦兰却心仪弘晖,两女争风吃醋、暗地谋算,要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也是情理之中了。

    最后不论是那个心有野望的小丽娘,还是心有猜忌的锦兰,也就统统都玩完了。

    她作为锦兰和小丽娘的主子,也就是失察失职而已,弘辉便是不高兴,却也怪不到她的头上,甚至还可能会对她心怀愧疚,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亲近几分。

    想到这里,乌拉那拉氏眼底的冷色消减了不少,露出了一抹轻快的笑容。

    为了让这出戏更加逼真些,她也会在其中做些小动作,争取在秋狩之前就将这两件烦心事同时搞定,免得她日日都要防备锦兰和瑞溪的娘家双亲联络,引起原主瑞溪的双亲猜忌,坏了她在府里的前途。

    …………

    而与此同时,锦兰已经跑到耕织轩去见小丽娘了。

    小丽娘这姑娘,真是够狠、够利落的。

    她知道弘晖的身份,深知她想要麻雀变凤凰不容易,错过这机会,定会懊悔终生,便做了两手准备。

    一是最佳情况,凭着弘晖对她的那点小情义,促使弘晖这位身份尊贵的主儿承担起责任来,主动去找府中长辈做主,纳她进门。

    是的,小丽娘从未奢望过成为弘晖的正妻,能够成为弘晖房里的妾室,便足够了。

    二是她不愿意看到的结果,那就是她将自个儿落水,被四爷府里的嫡长阿哥所救的事儿闹大,闹到惊动四爷府里的所有贵人们,博取众人同情地成为弘晖的妾室。

    这样做的后果,实在是有些冒险,增添了太多的不确定性。

    不过便是再冒险,她也愿意冒险一试,因为她不甘心窝在戏班子里做个下九流的戏子,更不甘心就这样瞧着唾手可得的富贵优渥生活溜走,所以她一回到耕织轩,便忙着洗漱梳妆,将自个儿打扮得俏丽清秀,如小家碧玉般甜润透彻,等待着可能出现的贵人召见。

    一等就是小半个时辰。

    随着时间的流逝,小丽娘的脸色越发难看、僵硬。

    因为事情好似并未如同她预期那般往好的结局发展着,那么她就需要冒险了。

    想到这里,她抬眸瞧着头顶上方的横梁,咬咬牙,将早就准备好的一条白绫拿到了手里,起身抬腿站到了绣墩上,更将白绫轻轻地抛到横梁上,系好了死扣。

    她要一死以证清白。

    不过她又并不是要真的一死了之,所以她还需要等待时机,等到外面有人经过的时候,再凭借踢凳子的声音,引起外面人的注意,让她一死以证清白的这出戏有人围观,不然她这出戏又要演给谁看呢……

    “我真不愿闹得如此难看!”她站在绣墩上,望着窗外,喃喃自语着。

    就在她在绣墩上,站得发鬓露汗、浑身发软的时候,锦兰由一个在戏班里伺候热水的小丫头带领下,来到了小丽娘的房间外。

    “叩叩叩……”轻轻的叩门声从外面传进来了。

    与之一块响起的,还有小丫头的招呼声,“丽娘姐姐,贵人请您过去说话呢!”

    也就是这句话,制止住了小丽娘要踢凳子的动作。

    虽然等待的时间有些久,但是她还是狠果断地停住了要踢凳子的动作,同时动作利落地从绣墩上跳下来了,一边抽出袖管里的帕子擦拭额头、鬓角的汗水,一边快步走到了门口,打开了虚掩着的房门。

    没有人不怕死。

    尤其是如小丽娘这样心存野望的女人,便是沦落到吃糠咽菜的地步,但是但凡有一丝一毫的希望在,她也不会轻易寻死。

    “不知姐姐是替哪位贵人来传奴家过去的?”小丽娘瞧着锦兰身上那套比寻常宫女袍服要精致许多的旗装,含笑问道,脚下却稳定如山地站在房门口,因为横梁上挂着的那条白绫,还未取下来呢,她怕被锦兰瞧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锦兰也没有进去的意思,笑着答道:“奴婢是乌拉那拉侧福晋跟前儿伺候的。”

    说到这里,她的目光在身旁的小丫头身上游走了一圈。

    小丽娘见状,笑着摆摆手,将还站在自个儿门口等着讨要好处的小丫头打发走了。

    锦兰见小丫头走远了,这才继续说道:“我们侧福晋是弘晖阿哥的姨母,刚刚弘晖阿哥狼狈不堪地求到我们侧福晋那里,我们侧福晋心疼他,也心疼你,便让我过来请姑娘过去商量下,该如何安排姑娘和弘晖阿哥的事儿。”说完,她意有所指地笑了下。

    “姐姐所言,奴家实在是不明白。”小丽娘故意装傻的回答道。

    锦兰也懒得和她在这里废话,再说她也要顾忌小丽娘的身份,毕竟这事要是成了,那小丽娘就是弘晖阿哥的妾室,也是主子了,她怎么能莽撞地得罪这样一位可能麻雀变凤凰的女人呢。

    她浅浅一笑,柔声打圆场道:“奴婢就是个跑腿的,具体有什么事儿,奴婢也不清楚,但是我们主子还等着您呢,您不管怎么着,总得和奴婢走一趟啊,不然我们主子要怪奴婢办事不利了,还望姑娘能心疼心疼奴婢呢……”

    小丽娘见锦兰都如此说了,她也不好再拒绝,笑着点点头,便跟着锦兰走了。

    毕竟她还惦记着要成为弘晖阿哥的房中妾室呢,这主动送上门的通天梯,她哪有错过的道理……

    路上,她也没有忘记问问锦兰,这位乌拉那拉氏侧福晋的喜好……

    毕竟锦兰说得明白,这位乌拉那拉氏侧福晋,不单单是府里的侧福晋,更是弘晖阿哥的姨母,便是她成为弘晖阿哥的房中妾室,也少不得和乌拉那拉氏侧福晋打交道,能够让这样一位侧福晋多多帮衬自个儿,她也能在府里更快站稳脚跟儿了。

    一个聪明人就要时刻把握住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人脉关系。

    锦兰也不隐瞒,笑呵呵地如实相告,也是想着这位小丽娘得势以后能帮衬帮衬自个儿,她现在是乌拉那拉氏侧福晋跟前儿得脸的大宫女,但是也总是要出府成亲的,等到自个儿成亲生子以后,再想要回府伺候,便需要一些门路了,而小丽娘就是她替自个儿准备的门路之一。

    小丽娘不知道锦兰的打算,见锦兰如此客气,心里暗暗欢喜着。

    两人的心里各有盘算,一个有意讨好,一个曲意奉承,倒是相处得很是融洽,这也是乌拉那拉氏早就预料到的事儿,因为这样才能更好地利用这两个人,完成她自个儿心里的算计,最好两人能够一直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地黏在一块,到时候这好友反目的戏码,也就更加真实可信了。

    小丽娘和锦兰有说有笑地回到了长春仙馆里。

    锦兰成为了小丽娘的至交好友,小丽娘也从锦兰这里打听到了乌拉那拉氏的打算。

    她得知乌拉那拉氏侧福晋并没有想要阻止自个儿成为弘晖阿哥的房中妾室,甚至还已经打算好如何替自个儿铺路,她这心里也就更觉得安稳了。

    至于在乌拉那拉氏跟前儿做一段时间的婢女,她也觉得无所谓了。

    只要能够达成她麻雀变凤凰的心愿,便是让她付出更多,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长春仙馆的上房里。

    乌拉那拉氏穿着一袭亮紫色绣团花纹的大襟旗装,雍容华贵地端坐在太师椅上,笑吟吟地注视着下首屈膝见礼的小丽娘,柔声道:“瞧着就是个懂规矩的好姑娘,快别拘着这些俗礼了,坐下说话。”

    说着,她又转头瞧着锦兰,轻声道:“你去外面守着些,别让人凑过来偷听。”

    锦兰应声退下。

    乌拉那拉氏也又一次将目光落在了小丽娘的身上,她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小丽娘,就在小丽娘忐忑得不知该如何自处的时候,乌拉那拉氏满意地点点头,柔声说道:“这屋里就咱们俩人,我也不和你兜圈子,弘晖那孩子相中你了,我是他的姨母,不愿意他委屈自个儿,更不在意那些规矩,但是我还是要问问你,那就是你愿不愿意留在他身边,替他生儿育女,照料他的生活起居……”

    此时此刻的乌拉那拉氏,便如同一位最是慈爱和蔼的长辈一般。

    小丽娘闻言,脸上适时地显露出些许惊喜和诧然,又好似认真思考般地沉默片刻,这才勉强地点点头,有些腼腆的轻声说道:“侧福晋和阿哥抬爱,奴家自是愿意,只是奴家身份卑微,实在是不敢高攀。”

    “你这丫头太不真诚了。”乌拉那拉氏见状,笑骂道。

    她对着小丽娘招招手,待到小丽娘来到自个儿的跟前儿,抬手拉住小丽娘的小手,接茬道:“你只管说你愿不愿意就好,那些客套话、场面话就不要说了,我既然让锦兰叫你过来商量这事儿,便说明我已经考虑过你和弘晖身份上的差异,更是想好了解决办法,所以我再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

    这次,小丽娘没有再玩欲拒还迎那套把戏了,连忙点头道:“奴家愿意。”

    乌拉那拉氏满意地点头笑了,继续说道:“你愿意就好,只是在你过去伺候弘晖之前,还要委屈你一段时间,我要留你在跟前儿做几天宫女,到时候我作为弘晖的姨母,这府里的侧福晋,便可以以照顾弘晖的名义,将你指过去侍奉弘晖了。

    你呢,进门就是格格,总比一步步从通房侍妾往上爬,来得更容易些吧。”

    说到这里,她抬手拂过小丽娘俏丽的脸庞,意有所指的喃喃道:“有你在弘晖跟前儿伺候,我也能放心些,弘晖院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也该是往外清一清的时候了。”

    这世界上就没有从天而降的大馅饼。

    如果乌拉那拉氏侧福晋愿意无偿地帮助她,小丽娘还真要好好想想乌拉那拉氏侧福晋的用意,但是有了乌拉那拉氏侧福晋若有似无的那句话,她彻底安心了。

    乌拉那拉氏侧福晋无非是想要利用她在弘晖心目中的地位,辖制弘晖的行动罢了。

    如此,她也就不必担心太多了。

    乌拉那拉氏侧福晋有需要她帮助的地方,她也需要乌拉那拉氏侧福晋帮自个儿成为弘晖阿哥的妾室,互相利用而已,她笑吟吟的点点头,恭声答道:“奴家一切谨遵侧福晋吩咐。”

    “别这么严肃,我也是想要成全弘晖的一片爱慕之心罢了。”乌拉那拉氏笑道。

    她就是要给小丽娘形成这样的错觉,不然小丽娘怎么能安安心心地待在这里,等待成为弘晖枕边人的那天到来呢,要是惹出旁的麻烦来,岂不是要害得弘晖在四爷跟前儿更没有位置么……

    “好啦,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你也别在我这里傻站着了,抓紧回去收拾收拾东西,用这张银票赎了身,安安心心地来我跟前儿伺候吧!”乌拉那拉氏按下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笑容和蔼地从袖管里取出一张银票,交到小丽娘的手里,柔声吩咐道。

    说完,她就让守在外面的锦兰带小丽娘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