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清妾
[清妾]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其他
类型
绾心
作者
2019-08-19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不过四爷和尔芙还是照规矩做足请安礼以后,这才在下首落座。

    如果换做以前,德妃娘娘一定会觉得老四这般举动是在故意和自个儿划清界限,但是现在她却明白老四就是一个将规矩都刻在骨子里的性格,更联想到老四以前在佟佳皇后宫里的日子是如何难过,不然一个软萌可爱的奶娃娃怎么会被养成这副古板冷情的个性,然后引发更多的慈母心肠,发自肺腑地心疼老四。

    德妃娘娘这般想着,指了指摆满吃食的角几,柔声叮嘱道:“快坐下吧,额娘听内务府那边传信说你们俩要过来,特别让人预备了热牛乳和点心,快喝上一杯暖暖身子吧。”

    说完,她也端起装满牛乳的杯子,浅浅抿了一口。

    四爷道过谢以后,这才端起手边的牛乳,小小口地抿着,动作儒雅、从容得如同是礼仪样板般标准。

    “在额娘这里,你实在不需要这般拘泥于虚礼。”德妃娘娘吃着小厨房精心准备的点心,略有些不高兴的嘟哝着,但是却没有如以前那样的说不上几句话就下逐客令,而是继续和尔芙说着闲话,时不时地瞧瞧旁边陪坐的老四,也会抽空关心下老四府里的子女教养情况,倒是当真有几分母子、婆媳相处的气氛。

    关于这点,尔芙倒是有几分不适应。

    因为四爷面前的德妃娘娘太过体贴和慈爱,尤其是德妃娘娘那张保养得宜如双十少女般妍丽的脸上突然展现出老奶奶般和蔼笑容的时候,总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在那种违和感十足的笑容并没有太多出现的频率,不然她一定会被吓疯掉的。

    说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的闲话,终于由四爷出面将话题引到了正经事上。

    家规修改,这本来算不得什么大事,四爷这个一家之主就能够决定,但是因为四爷的身份所致,他后宅里的女眷都是出自各大家族精心培养出来的贵女,如果那些家族一块地对四爷发难的话,他也顶不住这么大的压力,何况还牵扯到一些德妃娘娘不愿再提及的身份问题。

    比如现在被抬旗的乌雅氏,本来就是乌拉那拉氏一族所扶持的包衣世家这点。

    当初乌雅氏一族,因为德妃娘娘承宠产子被抬旗,其中乌拉那拉氏一族也提供了不少的助力,现在乌拉那拉氏一族要为自家在四爷府里为妾的姑娘撑腰,德妃娘娘不但要顾及以往的情分,更要考虑到利益牵扯,必然要站在和老四相对峙的一派,所以四爷和德妃娘娘说起这事的时候,脸上难得的展露出了几分赫然之色来。

    “这事,你做得是有些过分了,不过也并非是完全不可能实现。”德妃娘娘脸色有些难看地沉默片刻后,拧着眉头说道。

    她本来刚才听四爷说完就已经想要狠狠骂醒老四这个被女色迷晕头的糊涂小子,但是她随后想想尔芙的个性,也就理解了,实在是因为尔芙这个儿媳妇性格太软弱了些,又有短处在,想要如之前的乌拉那拉氏那般给其他妾室立规矩,比登天还难,所以考虑到尔芙的个性和尔芙为她和老四缓和母子情分做出的贡献,她强忍着要骂人的冲动,劝说四爷给这条家规定出一个缓冲地带来。

    “依额娘看,该如何修改呢?”四爷也不是个听不进别人意见的自大狂,忙问道。

    “嫡庶尊卑有别,即便是在册的侧福晋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却到底是妾室,妾室尊敬嫡妻,这本就是祖宗定下来的规矩,任是谁也说不出你的不对来,你现在只要参见你府中家规的各种细节,将这个不敬嫡福晋的界限划定就好,至于要如何修改,那就全在你的心意了。”做了一辈子小妾的德妃娘娘苦笑着摊手,给出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修改。

    好在四爷也明白这种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好的,抿嘴笑着,点点头答应了。

    德妃娘娘见状,满意地点了点头,转头瞧着还在喝牛乳傻高兴的尔芙,有些怒其不争地教训道:“不过额娘还是要说上你两句,你是四爷府里的女主人,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周到,大方端庄、宽和有礼,这是嫡福晋的气度,但是你也要有赏罚果决的一面,不单单是对府里的婢仆奴才,那些妾室要是不守规矩的话,该罚就罚,别就想着表现自个儿贤良淑德的一面,白白让老四跟着你分心。”

    “妾身谨遵额娘训诫。”尔芙忙放下手里的牛乳,恭声屈膝道。

    “别太拘谨了,额娘就是以过来人的身份提醒你几句而已。”德妃娘娘笑着抬抬手道,她可不想在老四跟前将自个儿表现得太严苛,让老四觉得自个儿是恶婆婆,她希望自个儿在老四心目中的印象是完美无缺的。

    尔芙也适时地站起身来,重新坐回到了位子上。

    她暗道:笑面虎的德妃娘娘好阔怕。

    不过四爷却觉得这种气氛好好,果然所有男人都是缺根弦的,他竟然愚蠢得以为自家额娘德妃娘娘和尔芙的关系就如同最亲密的母女般,不然德妃娘娘也不会连娘家都不顾地站在自个儿这边儿为自个儿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对此,尔芙虽然不知道,即便她知道,她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谁让她比谁都要更了解四爷想要有额娘疼爱的心情,她宁愿让四爷这样误会下去,也不愿意看到四爷流露出孤寂落寞的表情了。

    这种诡异而和谐的气氛,一直维持到日头偏西,这才在宫女的提醒下打破了。

    “娘娘,时间差不多了,该用晚膳了。”

    德妃娘娘闻言,扭身瞧着博古架上摆着的珐琅彩座钟,笑着对四爷和尔芙说道:“既然都已经这么晚了,你们俩就别急着走了,用过饭再走,只要不错过宫门落锁的时辰就是了。”

    说完,她就张罗着在正殿摆饭了。

    宫中用膳,这是宫里娘娘表现看重和关爱的最佳方式,但是却绝不是一种好享受,起码在尔芙看来是这样的,一个个完美得如同艺术品的小盘子里,摆着花卉造型的精致吃食,味道比起造型来,便显得有些普通了,尤其如德妃娘娘这般格外看重养生保养的宫妃多口味清淡,所以桌上的菜色或是清蒸白灼、或是凉拌素炒,这要是在夏天吃着,那绝对是爽口极了,但是秋末初冬时节吃着这样的菜色,却总觉得太清凉了些,好在她也不算太饿,之前又喝了两杯牛乳,小小口地咬着毫无味道的时蔬,只当是在吃减肥餐就是了。

    好不容易挨到上首主位上坐着的德妃娘娘撂下筷子,她也紧跟着撂了筷子,又陪着德妃娘娘喝了一杯茶,说了些无关紧要的闲话,四爷终于开口提出告辞了,眼看着就要功德圆满的离开了,但是一心要表示母爱的德妃娘娘说出了一句让尔芙愕然喷水的话:“有空就领着孩子多过来宫里坐坐,额娘老了,也不知道还能有多少时间和你们这样坐在一块说说话了。”

    如果换做是满头白发的苍苍老者说这种话,尔芙定然会觉得心底酸酸,但是看着德妃娘娘那张保养得宜的脸,听着德妃娘娘说出这种暮气沉沉的话,她只会觉得好笑、又荒唐,偏偏四爷很吃这一套的说,本来都已经要撩着袍摆行礼离开的四爷闻言,登时就止住了动作,满脸羞臊地诚恳认错道:“额娘,您千万别这么说,这都是儿臣的不是,儿臣以后定会经常进宫。”

    “你们忙,额娘都明白,额娘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德妃娘娘满意地摆手道。

    “那儿臣就领着钮祜禄氏先回去了,改日再过来给您请安。”四爷听完,更是恨不得变身小孩子留在宫里,常伴德妃娘娘左右尽孝,但是这注定是不可能的,所以被规矩所限,不得不赶在宫门落锁前离开的他一脸失落的对着德妃娘娘行礼道。

    “回去吧!”德妃娘娘闻言,笑着起身道,一路送着四爷到了永和宫门口,她还满脸不舍地站在宫门口,就着宫灯洒下的微弱烛光,远远望着四爷和尔芙的身影消失在宫道尽头,她这才领着随行伺候的宫女回到了正殿里。

    嗐……

    她惦记着老四这个儿子是真,但是她也有自己的私心,拉拔着她的娘家乌雅氏。

    现在四爷的府里有三位侧福晋和一位嫡福晋在,还留有一个侧福晋的空位,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这个侧福晋的空位是留给她最看重的侄女乌雅氏赫赫的,只可惜她的弟弟太不争气了些,靠裙带关系被外放为官,到今个儿却还是个从六品的通判,让她都不好意思求康熙帝将乌雅氏赫赫指给老四为侧福晋,盼着以后乌雅氏赫赫以格格身份进了老四府里,老四能顾及着表兄妹的情分,多关照着乌雅氏赫赫几分。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合适提出这桩事的时候,她还要好好和老四刷刷母子情分再说。

    正因为如此,尔芙才会觉得今个儿的德妃娘娘如此反常。

    就这样,被蒙在鼓里的四爷心情大好地按照德妃娘娘的嘱咐,舍弃了膘肥体壮的高头大马,而是一出宫门就钻进了尔芙所乘坐的马车里,腻在尔芙的身边,说着小时候难得一见的温馨回忆。

    在这些温馨回忆里,无一例外都会有德妃娘娘的身影出现。

    偏偏尔芙只能傻笑着听着,天知道她多想戳破四爷那些自带美化效果的幻想,因为在她看来,就四爷所说的那些回忆,不过都是德妃娘娘当着康熙帝的面,借他这个寄养在其他宫妃跟前的傻儿子刷好感度而已,根本不存在对他的关心,也不存在什么辛苦忍耐的慈母情怀。

    “好了,快喝杯茶润润嗓子吧。

    既然你担心娘娘,那以后咱们就多进宫陪陪娘娘吧。”眼瞧着四爷将话题扯到康熙帝频繁宠幸臣下进献的江南美人上,尔芙忙捧起茶桌上摆着的茶碗,有些粗鲁地塞到四爷的手里,打断了四爷没有说完的那些话,轻声劝道。

    “嗯,你也多进宫陪娘娘说说话,最好能带着小七和茉雅琦她们,娘娘年纪大了,应该会喜欢有小孩子在跟前作伴。”四爷抿着茶,也知道自个儿刚才的话有些大不敬的意思在,很是果断地转移话题说起了让尔芙领着孩子进宫多陪陪娘娘的事。

    对此,尔芙笑着点点头。

    孝顺德妃娘娘,她其实并不介意,她不喜欢进宫是觉得不自在,而且也怕说话不注意就犯了宫中那些娘娘贵妃的禁忌,但是今个儿看德妃娘娘态度如此和蔼,她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那就按照四爷说的那样,以后多进宫走走吧。

    两人有说有笑的回到府里,不过四爷并没有陪着尔芙回到正院,而是留宿在书房。

    因为家规规定了后宅女眷轮流侍寝的规矩,今个儿则刚好是轮到被禁足的小乌拉那拉氏侍寝的日子,他不愿意破坏规矩,让尔芙在后院其他女人跟前难做,他却也不想去去故意犯错想要留在院里安心养胎的小乌拉那拉氏那里,所以他决定趁机留在书房里处理那些堆积如山的邸报,比起去陪伴不讨喜的小乌拉那拉氏,他更愿意处理那些缠人的政务和邸报。

    而在处理政务之前,他还是要按照德妃娘娘所说,将那条有些出格的家规修改下。

    比如划定出不敬嫡福晋的限定方式。

    除此之外,他还需要想办法处理下陈福送过来的各路资讯。

    他之前大手笔拨钱去扩充粘杆处的人手,让他更容易掌握京城各地的动静,但是也给他增加了不少工作量,毕竟一些格外敏感的地方,哪怕是一条最不起眼的消息,对他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他根本不放心将这样的事情,交给其他人去负责,他很担心会错漏掉有用的讯息,也怕府里有人被人收买拉拢,将粘杆处的存在泄露给某人知道,比如康熙帝。

    好在,四爷骨子里就是个工作狂。

    别看他瞧着书案上堆积如山的邸报是满脸苦闷,但是每每处理好一份邸报,他总是会精神振奋地拿起下一份,简直就如同一个不知疲惫的机器人一般,片刻都不肯休息,一直等到他把如山的邸报都处理好,他这才端起手边已经彻底凉透的浓茶喝了口,打着哈欠地离开书房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