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清妾
[清妾]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其他
类型
绾心
作者
2019-12-24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当日,四爷府后院的众女都有些控制不住自个儿的情绪了。

    先是一大早就被四爷喂了满口夹杂着芥末、陈醋等等调味料的重口味的狗粮,还不等她们平复好心情,一顿蒙头盖脸的大棒子就抡了下来。

    秦嬷嬷新宣布的家规,说是家规,却比大清律还要更加严苛些。

    罚跪、抄经,这都是些不起眼的小惩罚,禁足、扣份例,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是那条由四爷用朱笔写在家规最后的责罚,却足以让众女都掀桌翻脸了。

    什么叫不敬嫡福晋……连个最起码的划定标准都没有,而惩罚却格外严苛。

    ——轻则是送往别院禁足半年至一年不等,重则是送往家庙剃发出家。

    这简直就是霸王条款好伐。

    岂不是说,以后只要尔芙抬出家规来,这些想要往上爬的妾室就要举手投降,那她们还在折腾什么呢,抱紧嫡福晋的大粗腿就是了!

    如这种不利于后宅和谐的家规,定然是尔芙狠吹枕头风的结果吧!

    别问为何后院女人会将罪魁祸首定在尔芙的头上,这只是女人不理智的通病而已。

    所以……

    四爷府后院的女人,甭管是一心要守着自个儿的小院过安分守己小日子的荿格格、董鄂格格,还是野心勃勃的陆格格、乌拉那拉氏媚儿格格等人,不需要串联就已经凑到了一块,齐齐聚在乌拉那拉氏瑞溪的房里,开始了对尔芙这位嫡福晋的声讨。

    最先开口出声的就是一向沉不住气的小乌拉那拉格格。

    她可不管她之前是不是想要投诚尔芙,她绝对不能容忍家规中出现这种不合理的霸王条款,她戴着鎏金镶珠护甲的玉手紧紧攥着官帽椅的扶手,咬牙道:“不能这么下去了,看来是得找宫里的德妃娘娘做主了,只可惜妹妹身份卑微,又家世不高,所以这事就只能拜托诸位姐姐牵头了!”

    只可惜,她这种时候还藏小算盘,在座众女亦不是傻子,谁又会愿意做出头鸟呢,所以小乌拉那拉氏的话音一落,和她不睦已久的董鄂格格就接茬开口了!

    因她那位在顺治朝风光无限的族中长辈所牵连,董鄂氏一族从康熙帝继位的那天,便开始被其他八大贵姓和新兴贵族所联合打压,不然她也不会成为不在册的小格格,所以从小就被家人教导要隐忍、退让的她,也就最讨厌张扬霸道的小乌拉那拉氏。

    这会儿见小乌拉那拉氏又不顾身份的出头,她这股邪火就怎么也压不住了,加之她和小乌拉那拉氏同品级,而她却已有一个格格在膝下承欢,她嘲讽起小乌拉那拉氏就更没有压力了。

    她斜睨着被禁足还不安分守己的小乌拉那拉氏和乌拉那拉氏媚儿,冷哼着道:“妹妹倒是会说话,一句身份卑微、家世不高就将这出头得罪人的差事给推脱了,那我阿玛都已经赋闲在家多年,岂不是就更上不得台面了,那是不是婢妾就先退席等着好了,等到诸位姐姐有了安排以后,婢妾听着姐姐们安排就是了!”

    “爷特地等你呢!”四爷闻言,放下端着的茶碗,起身来到尔芙身边,轻声道。

    尔芙听完这话,不但没能解决心里的疑惑,反而更觉得不解了,她眨巴着还有些朦胧的双眼,掩唇打着哈欠,继续问道:“你有事要和我说?”

    “不是,爷就是想在这儿陪陪你。”四爷笑着道,抬手将尔芙从床上拉了起来。

    “董鄂妹妹,你这是说得哪里话呢!

    俗话说,一人计短,三人计长。

    咱们同在四爷府里伺候,甭管娘家家世如何,亦不要计较位分,这种紧要关头就该同心应对才是。”眼见好不容易组成的联盟就要土崩瓦解,一直坐在旁边做壁上观的乌拉那拉氏瑞溪忙打圆场道。

    说完,她更是主动揽麻烦上身地提出就由自个儿的阿玛去找四爷说项。

    “既然乌拉那拉侧福晋如此说,那婢妾也就略尽些绵薄之力,给家里去封信吧。”老好人似的董鄂氏见乌拉那拉氏瑞溪主动打圆场,也不会让乌拉那拉氏瑞溪下不来台,她的脸上挂着几分腼腆的笑容,颔首道。

    “如此,虽然我家中获罪,但是我娘家还有几位族中叔伯在朝上有些脸面,我明个儿就出府去和几位还算疼爱我的婶婶们求援吧。”佟佳氏也适时表态道。

    除了外面已没有娘家的荿格格和藩属国公主李荷茱外,其他众女都做出了表态。

    “行,那咱们就这么定好了。”

    “两位出身乌拉那拉家的格格还在禁足,那就早些散了吧。”

    “说的是呢,这事还没个一定之前,咱们还是要小心些才好,免得被迁怒上。”

    “还是佟佳姐姐想得周到。”

    众女又商量好细节,便互相见礼地分别离开了佟佳氏的院落。

    目送着众女走远,还未走到自个儿院里的佟佳氏就顿住了脚步,扭头对着跟在身侧的宫女,压低声音的吩咐道:“稍后就将今个儿的商议结果给四爷那边的人透透气吧,德妃娘娘到底是四爷的亲额娘,即便是四爷这次做得有些过了,本就和媳妇不对付的婆母,又怎么会替媳妇们出面说情呢!”

    别看她在乌拉那拉氏瑞溪的房里没说什么,还一副和这些女人同仇敌忾的样子,但是那也不过就是做样子给旁人看而已,她还指望着能够卖好给四爷,让自个儿重新得到四爷的信任,最好是能够得到四爷赐药解了体内的避子药,早日怀上个一子半女的,这样也好借机求四爷帮忙,将自个儿还在边疆受苦的亲人们都接回来。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也只能对不住那些异想天开的情敌们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她聪明,后院里的其他女人也不傻。

    她们虽然不能接受家规中出现那样不成体统的霸王条款,却也明白这四爷府里是谁做主,即便她们今个儿求了德妃娘娘出面做主,废除了这条霸王条款,但是惹怒四爷,她们在府里还有什么好日子过,没有了四爷的宠爱,空有位分,又有何用呢,德妃娘娘再关照她们,也不可能让德妃娘娘压着对她们不满的四爷和她们恩爱吧!

    只可惜,她高兴了,诗兰和诗情两人,却是被四爷给吓坏了,谁让四爷一直绷着脸坐在妆台边儿陪着尔芙梳妆呢,也亏得她二人业务熟练,不然非得让尔芙顶着鸟窝般的乱发去面对众女的请安。

    不过即便如此,两人还是耽搁了不少的时间,才替尔芙整理好衣饰妆容。

    “劳烦四爷久候啦!”尔芙扯过绢丝帕子半遮着脸颊,含羞带怯地抛着媚眼道。

    四爷闻言,抬手扯过尔芙遮挡脸颊的丝帕,刮着尔芙的鼻尖,打趣道:“别闹,一天到晚都没个正行,也不怕下人笑话。”

    说完,他就和尔芙往前面穿堂走去了。

    瞧着四爷好似不喜尔芙那副娇羞造作的做派,但是尔芙还是从他微微上扬的唇角看出他这会儿的心情不错,只不过四爷这样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便被穿堂里那些打扮得如同圣诞树似的众女给恶心到了。

    因为他在苏培盛的提醒下,已经认出这些女人头上簪戴的发饰都是自个儿送的。

    自个儿才刚刚做出抬举尔芙的举动来,后院这些不能安分守己的妾室就迫不及待地跑过来示威,瞧瞧这些女人那耀武扬威的小动作,他已然能想象到往常他不在的时候,这些女人是如何张扬了。

    关于这点,那真是冤枉极了。

    这四爷府后院的女人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当着四爷的面做出不敬嫡福晋的事儿,诚然她们今个儿的打扮是有些夸张,但是她们将这些发饰簪戴起来,也就是想要给尔芙添点堵而已,谁让四爷非要当着后院众女大秀恩爱来的,这些在醋海里浸泡整夜的女人就不约而同地将自个儿妆匣里来自于四爷的赏赐给带出来了,可惜她们万万没想到四爷会陪着尔芙出现在今天的请安礼上。

    不过在她们看到四爷的瞬间,那眼底的挑衅就已经收敛一空了。

    只可惜,她们到底还是小看四爷的联想能力了。

    “今个儿大家伙儿来得倒是齐整,除了被禁足在自个儿院里抄经的小乌拉那拉格格和飘雪苑那位,爷瞧着都到齐了!”四爷扶着尔芙在上首宝座坐定,挑眉打量着屈膝见礼的众女,好半天工夫,这才迟迟打开了话匣子,鸡蛋里挑骨头的挑剔着下首众女一些不起眼的小毛病,直说得下首众女都齐齐跪倒在地,他才将话语权交给了尔芙。

    四爷和尔芙就这样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将过来请安的众女都打发了。

    “委屈你了!”重新回到上房里坐定的二人,四爷拉着尔芙柔若无骨的小手,满脸郑重的低语道。

    联想能力太强大的四爷已然将尔芙想象成了受尽委屈的小白菜和灰姑娘了。

    对此,尔芙虽然觉得有些荒唐,却并没有想要解释。

    谁让后院里的那些女人都是她的情敌呢,替情敌在四爷跟前辩解、刷好感度,她又不是以德报怨的圣母白莲花,即使她狠不下心来对那些女人下毒手,但是给这些情敌上点眼药什么的,她还是能咬牙做得到的,所以她明明很想笑,却还是很淡然地摇摇头,装作风轻云淡的样子,叹气道:“都是些小事情而已,哪里有你说得那么严重呢!”

    “你不能总是这副面团样子,该立起来的时候就要立起来。”四爷捏着尔芙的手,怒其不争的苦劝道。

    只不过尔芙仍然是那副软趴趴的样子,这让连连苦劝的四爷有些无奈了。

    好在对待自个儿的枕边人,四爷还是很有耐心的,他见尔芙一副扶不起来的样子,便将主意打到其他地方去了,他想:左右左右今个儿也不打算去衙署办差,不如就趁着这机会将府里的各种惩罚措施改改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四爷放弃了苦劝尔芙的想法,拍拍尔芙的肩膀,便往前院去了。

    尔芙满脸懵地送着他离开,重新回到书房里坐定,抬手招呼过旁边候差的诗兰,低声吐槽道:“四爷怎么说起话来怪怪的呢,这没头没尾的,有病!”

    说完,她就一脸和精神病的思维模式不在一个频率上的苦恼样,专心整理账目了。

    别看后院那些女人是故意借着询问账目的由头来打扰尔芙的补眠大业,但是这些账目本身,亦是有些问题,尤其是厨房那边由佟佳氏负责的账目,倒不是说佟佳侧福晋故意将账目弄得不清不楚地趁机中饱私囊,实在是大厨房那边的各类账目太过琐碎,而这时代的记账方式有些落后,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麻烦。

    抱着算盘,迟迟都不曾翻动账册的尔芙,此时此刻就剩下满满的无奈了。

    好在,好在大厨房的一应食材都是从自个儿名下的便利坊采办。

    这让有些烦躁的尔芙只是胡乱核算了些大数目的开支,便将账本放到了旁边,交给诗兰和诗情去负责那些小数目的清点了,这一忙活起来,她也就将四爷早起就有些不正常的事儿给抛到了脑后。

    而书房里,四爷正拿出处理政务的劲头,在修改那本足有百科全书厚度的家规。

    抄经,改为禁足。

    禁足,改为降品。

    降品,改为送往别院禁足。

    原本该是送往别院禁足的罪过,则是直接送往家庙。

    再然后,便也就没有更严重的责罚了,不过饶是如此,四爷还是有些不满足,还将一些相应的经济制裁给增添了上去。

    如果现在有人看到这本家规,一定会觉得四爷府里的嫡福晋是个毫无容人之量的妒妇,因为家规扉页上那枚大大的篆字印章,正是尔芙被册封嫡福晋所赐的金印所留。

    家规被重新修订的位置,皆是大红的朱砂楷书。

    四爷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的合上家规,扭头冲着苏培盛吩咐道:“抓紧送去管事嬷嬷那边,让秦嬷嬷安排人传达下去。”说完,他就从抽屉找出了自个儿私印在家规扉页上那枚尔芙所留的钤印旁边,种种按下,也留下了一枚小小的钤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