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清妾
[清妾]

第九百九十九章
其他
类型
绾心
作者
2019-08-19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九百九十九章

    第九百九十九章

    事实证明,小乌拉那拉氏还真是无心的,她实在是着急要蕙娘和自家额娘套消息,也想趁机去见见那个已经被下诏册封为侧福晋的瑞溪小堂妹,所以她一听说尔芙这边准备回京去看看,便直接忙活活地赶过来了。

    她本想着嫡福晋回京这种事,必然是需要些时间安排的,却没想到在圆明园闷得慌的尔芙动作会如此迅速,这才会闹出这么一出堪比逼宫的大戏来。

    尔芙点头同意小乌拉那拉氏回娘家探亲是不好推辞,可是轮到张保安排护卫的时候,却是实打实犯难了,首先是四爷府的护卫就那么多,四爷随圣驾出京,已经从中挑出一拨好手带走,然后是尔芙这位嫡福晋回京,张保又从剩余的护卫里,挑选了合适的人手,现在轮到小乌拉那拉氏头上,他想要再从圆明园这边拨护卫,却是实在是有些摆弄不开了,张保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将所有人都带走,任由圆明园这边完全不设防。

    最后,张保只能苦着脸从护卫住的院落出来,一路小跑地来到长春仙馆求助了。

    重新坐回到马车上的尔芙听说这事,也知道这事和自个儿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不可能全然不管地就这么回京去,她拧眉苦思片刻,撩开车帘的一角,对着张保招了招手,示意他附耳上前来,低声交代道:“既然圆明园这边实在抽调不出来人,那回京这一路就让小乌拉那拉氏和我一块走吧,另外你再挑选两个做事稳重的护卫,跟着小乌拉那拉氏,确保其在娘家的安全就好,如此安排的话,应该也算妥帖!”

    说完,尔芙也没有莽撞地让张保下去安排,而是让诗兰原封不动地将这话给小乌拉那拉氏那边递过去了,心想:要是小乌拉那拉氏觉得如此安排不够体面的话,那就只好让她等自个儿从京中归来以后,再另外安排其回娘家探亲的事儿了。

    这会儿,小乌拉那拉氏已经回翠微堂那边收拾行李,猛地听说长春仙馆的诗兰过来求见,还以为是尔芙后悔同意自个儿回娘家探亲的事儿,所以听诗兰和她说起护卫不够这事的时候,连半点犹豫都没有,便直接同意了尔芙的安排。

    她是打定主意一定要今个儿回娘家的。

    毕竟事情宜早不宜迟,虽说尔芙嘴上说得好听,稍后回来就回另外安排她回娘家探亲的事情,但是谁能保证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她也不可能好像催账似地去督促尔芙,所以为了避免一些不可控的意外出现,还是早早回去一趟,这样最实际。

    至于说路上的危险,小乌拉那拉氏只当是一阵微风吹过就算了。

    京城乃首善之区,圆明园左右皆是皇子宗亲避暑的别院所在,怕是再没有比这里治安更加好的地方了,所谓的山贼流匪得喝多少假酒,才敢跑过来冲击皇室行辕,再说这一路上,还有尔芙这位嫡福晋和护卫环绕,即便是真遇到危险,也不会有人揪着她这个不起眼的侍妾格格为难,所以说和尔芙一路回京,怕是再安全不过了。

    不过她并没有将她这点小心思表露出来,那不就成傻子了,所以她好似很乐意和尔芙作伴般的含笑说道:“难得有机会和福晋如此亲近,我自然是乐不得的,只是还要麻烦福晋那边等等,毕竟你看我这匆忙想着回家探亲,很多东西都还没有安排好。”

    说着话,小乌拉那拉氏示意跟前伺候的小婢女上前,将一张叠得齐整的银票,不动声色地塞到诗兰的手里,柔声拜托道:“麻烦姑娘回去替我和福晋好好说说,千千万万让福晋多等我片刻,这点小意思是给姑娘买花簪戴的。”

    诗兰推辞两下,便也就半推半就地收下了银票,转身回去找尔芙复命去了。

    当然,她也没有藏私,直接将小乌拉那拉氏使银子贿赂她的事情,原封不动地告诉了尔芙知道,免得旁人借这种事情挑拨她们主仆的关系。

    “即使她给你的,那你就好好收着,难道我这个主子还能贪你那点散碎银子。”尔芙含笑瞟了眼那张面额足有五十两的通兑银票,很是随意的说道,她坐拥原主阿玛和改姓钮祜禄氏后的便宜额娘伊尔根觉罗氏为自个儿置办的两套妆奁和大笔产业,实在是看不上这点足够普通百姓积攒一辈子的钱财。

    不过小乌拉那拉氏使银子讨好自个儿身边的人,她也不好太催促小乌拉那拉氏了,左右都是要等,与其坐在马车里苦等,尔芙自是更愿意坐在绿荫环绕的凉亭里等待,所以她很是痛快地下了马车,招呼诗兰送来热茶和点心,一边瞧着宫人将房里圆桌上的礼物装车,一边漫不经心地和诗兰等人说着闲话。

    这一等,便是足足一个时辰。

    就在尔芙坐得浑身发酸的时候,小乌拉那拉氏坐着肩舆过来了,肩舆后面,还跟着抱着包袱跟着的三五个宫女,她满脸是笑地来到凉亭里,恭声请安道:“劳烦福晋在凉亭中久候了。”

    尔芙闻言,无所谓地摆了摆手道:“别拘礼了,坐下说话吧。”

    说完,她就直接催促小乌拉那拉氏身后跟着的那些宫人快些将行李装车了。

    别看尔芙面上仍然是笑吟吟的样子,心里却早已经苦笑不已,不过自个儿挖的坑,含泪也得往下跳啊,有了小乌拉那拉氏跟着自个儿一块回京,又在这里白白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她想要去大栅栏逛街凑热闹的打算,肯定是要彻底泡汤了,想想回去京城,也不过是和伊尔根觉罗氏福晋坐在一块说那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她都想要放弃这次突然起意的回京之旅了。

    不过这也就是尔芙在心里想想就算了的事儿,不然让外人瞧着像什么样子了。

    少时片刻,小乌拉那拉氏带来的那些行李和礼物都装在了另外一辆油毡棚马车上,张保过来报信说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启程,尔芙对着还在喝茶的小乌拉那拉氏浅浅笑着,敛了敛袍摆,率先上了停在长春仙馆外的肩舆上。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原本尔芙自个儿领着贴身宫婢回京,并没有准备乘坐亲王福晋标配版的那辆奢华且宽敞的大马车,一辆小小的油毡棚马车在圆明园里,还算是勉强能跑得开,但是多了小乌拉那拉氏这位与先福晋同出一族的格格在,出行工具,自然也是要有所改变的,可是圆明园是仿照苏州园林修建的花园式建筑,一切建筑都依托自然形成的山水溪流所建,那些曲径通幽的林间小路,怎么可能跑得开大马车,所以她也只能坐着肩舆到大园门外去换乘了。

    当然,尔芙绝对不会承认,她就是小心眼的不肯在先福晋乌拉那拉氏的族人面前,落自个儿嫡福晋的派头。

    大园门外,排队似的停着一溜马车,最前头的就是尔芙那辆暗红色锦缎金丝绣青鸾纹路车篷的亲王福晋车辇,车身四角立柱上,镶嵌着鎏金缠丝坠玉球的装饰,一缕缕暗红色的流苏如同雨幕似的悬在周围,一阵清风吹来,随风飘摆,格外绚丽夺目。

    尔芙扶着诗兰的手腕,踩着三个阶梯的黄花梨木雕踏脚,仪态万千地上了马车,那感觉就如同她已然变身成为龙袍加身的女帝武则天般痛快,面上却是挂着一抹矜持的笑容,生恐在外人跟前露怯。

    说句实话,她还真是没坐过几次这般豪华的大马车。

    如果说油毡棚小马车是现代那些满大街都是的普通私家车,那么她的专属车驾就得是兰博基尼、劳斯莱斯这样的豪车了,再瞧瞧前后簇拥围绕的护卫和已然铺排开的仪仗队伍,这简直就是女王出巡啊!

    端坐在超豪华的马车里,尔芙默默感慨着,面上却是清淡如常,一面招呼着乌拉那拉氏不必拘束,一边吩咐诗兰将早就准备好的茶水点心拿出来,如同摆摊似的摆在了固定在车厢地板上的精致茶桌上,随后她就甩开脚下穿着的花盆底绣花鞋,倚着身侧左右摆着的软枕,很是慵懒地半躺在了车座上,“这一路回京,还需要些工夫,你们都随意些吧,免得到了京里,这身子骨都坐得僵硬了。”

    “那婢妾就失礼了。”小乌拉那拉氏也没有太客气,学着尔芙的样子,脱下脚下踩着的花盆底绣花鞋,整整齐齐地放在车座下的暗格里,随后挑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倚着身侧的软枕,将双腿都收到了车座上。

    “这就对了。”尔芙瞟了眼小乌拉那拉氏脚下如雪白皙的袜子,笑着道。

    这也就是这马车比较宽敞,不然尔芙和小乌拉那拉氏想要这么自在地半躺着,那还真是不容易,估计都得拿出春运挤火车的架势,肩并肩、人挤地傻坐着了。

    想到这里,尔芙揉了揉被发饰压得有些酸的脖颈,摩挲着取下了发间几样装饰用的点翠珠钗,随手放在了身侧的暗格里,又伸手撩开了后车窗位置的车帘,让外面的微风能更直接地吹进车厢里,也让自个儿能更加方便地欣赏外面的风景。

    说是欣赏风景,也不过就是看着路边如卫兵般耸立的树木和不知名的野花发呆,顶多也就是抬头往外望望没有边边框框局限着的晴天白云,再时不时地和小乌拉那拉氏、诗兰、诗情等人说上几句闲话,不然总不可能就这么一路无话地坐着往京里头赶吧。

    好不容易挨到了京外城墙根,不管小乌拉那拉氏觉得如何,尔芙是真的松了口气。

    虽然车厢里很宽敞,该准备的水果、点心和茶水都准备齐全,但是有着小乌拉那拉氏这么一个外人在,尔芙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就如同待在一处布满摄像头的卧室里般坐立难安,而瞧见了青砖古朴的城墙,便也就意味着搭车和她回京的小乌拉那拉氏快要离开她的私人领地了,她自是有种熬出头的畅快感觉。

    不过进了城,这一直撩起的车帘就要放下来了,一直慵懒半躺着的姿势,也必须要调整下,不然一阵清风吹来,再碰巧路边儿有行人经过,岂不是会让人笑话她这个嫡福晋没有半点规矩了。

    好在离城门还有段距离,足够有着拖延症的尔芙打起精神来了。

    少时片刻,尔芙这边坐正了身子,小乌拉那拉氏也将放在车坐下的花盆底绣花鞋穿了起来,显然小乌拉那拉氏的想法和尔芙是一般无二的,不过相比起小乌拉那拉氏如同小学生上课似的标准坐姿,尔芙还是更多了些随意,她斜倚着车厢,偏坐在阴影笼罩下的车座一侧,时不时地透过被风吹起的车帘,瞧着外面不熟悉,却也不算陌生的街道,嘴角流露出了些许笑意。

    只可惜,因为乘坐的马车过于宽敞,随行护卫、仪仗,也容易引起骚动,所以进了城门没一会儿,驾车的车夫就熟练地将马车赶到了相对更加空旷的街道上行走,离开行人如织、商贾云集的旺市,尔芙也没有了继续偷瞄街巷的想法,她随意地将一侧车帘撩起,扭头瞧着下首端坐着的小乌拉那拉氏,柔声问道:“左右已经进城,乌拉那拉格格若是不着急,不如就先和我一块往咱们四爷府那边看看去。”

    “福晋相邀,婢妾自是不胜欢喜,婢妾也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府里有没有变个样子呢!”小乌拉那拉氏嘴角扬起一道细微的弧度,抿嘴笑着,轻声答道。

    有了小乌拉那拉氏这句话,尔芙笑着拍了拍车厢,对着车夫吩咐了一句,便让诗兰在街角拐弯的地方下车,先一步领着装行李和礼物的马车去钮祜禄凌柱的府上报到了,小乌拉那拉氏的近仆乌三,也是如此安排。

    这样一来,这一溜从圆明园过来的马车车队就算是彻底解散了,等到尔芙和小乌拉那拉氏乘坐的马车停在四爷府门口的时候,已然就剩下一辆小马车跟着了。

    而已经先一步就得到消息的四爷府里,还不等尔芙乘坐的马车停稳,傅鼐就领着府里前院留守的仆从迎了出来,尔芙含笑搭着诗情的手腕,仪态优雅地最后下车,对着单膝着地行跪拜礼的傅鼐抬了抬手,装模作样地问了问府里的修葺情况,便径直往垂花门的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