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清妾
[清妾]

第九百八十章
其他
类型
绾心
作者
2019-12-14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九百八十章

    第九百八十章

    被四爷颇具嘲讽性的笑声气得小脸通红的尔芙,恨恨瞪了眼四爷,转身就往林子旁边的大帐篷走去。

    她是真没想到自个儿在孩子跟前会有这么丢脸的时候。

    尔芙为了维持她做作为额娘的尊严,她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这个大秘密,同时努力练针线、努力练厨艺、努力学习琴棋书画,总之是拿出了高考突击的劲头来自我增值,现在……

    就在她走进帐篷的瞬间,她已经听见四爷和小七说从前了。

    “胤禛!”尔芙表示她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气得当着旁边伺候的宫女都开始直呼四爷的大名了,可是即便如此,她仍然觉得余怒未消,随手将帐篷门口放着的一把鎏金的铜壶冲着四爷就丢过去了。

    “你额娘好像生气了!”四爷虽然身手不算太好,却也不至于被尔芙突然丢过去的铜壶打到,只不过显然他没有意识到他刚刚脑抽做出了什么样的事情,所以他一边接下漫天飘水的铜壶,一边有些迷茫地扭头对着同样愣住神的小七说道。

    这次,小七显然很快就明白自家额娘为什么会如此生气了。

    想想也知道,如果有人将她的各种糗事当乐子和弘轩说出来,估计她会气得立刻化身母老虎吧,这么一看,自家额娘的脾气是真不错,不过也许这是因为自家额娘更加疼爱自个儿,所以并没有表现得特别冲动暴怒,她满眼同情地看了眼还在迷茫状态的阿玛,淡笑着说道:“小七觉得阿玛该好好哄哄额娘了,额娘显然是在生您的气。”说完,她就蹦蹦跳跳地往弘轩跟前跑去。

    既然知道那些看起来有些丑的小虫子不是小蛇,她就不怕了。

    小溪边,一直认真钓鱼的弘轩听见后面传来的脚步声,笑着回过头,他刚才就已经听到帐篷那边传来的动静,只不过正好赶上有鱼上钩,也知道自家阿玛和自家额娘打打闹闹是常态,所以并没有立马丢下鱼竿过去看热闹,这会儿小七过来,他自然也免不了会有些好奇自家父母是因为什么样奇葩的事情闹起来了。

    “阿玛真可怜。”小七显然不是个很适合讲故事的人,弘轩听得有些无聊,却不妨碍他看到事实本质,他抬手将鱼钩上挂着的小鲫鱼丢到半浸在小溪里的竹篓里,回头望着那顶白蓝相间的帐篷,语气有些古怪地叹气道。

    “我觉得额娘才可怜呢,你也不是不知道咱们额娘多要面子,咱们阿玛突然就把咱们额娘才进府时的那些糗事说出来,想想咱们额娘是什么心情。”小七闻言,微微摇了摇头,并不大赞同弘轩的说法,她见弘轩还要辩解,怪笑两声,压低了声音,仿佛喃喃自语般的轻声嘀咕道,“还记得某些人刚出生不久,整天就知道咬着手指头发呆,我觉得某些人傻乎乎地挺好玩,便把某人摇篮上吊着的五彩小玩具涂抹上了蜂糖,那是我第一次发现某人为了吃,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连脚丫子都伸出来了,可是却怎么都够不到,急得哇哇哭,哭得奶嬷嬷都慌神了,最后还是我好心,这才免得某人变成小哭包的。”

    这绝对是弘轩还没有记事时候的黑历史之一。

    别看小七是弘轩的姐姐,但是小七从小就比较调皮和活泼,好奇心很重,加之尔芙也不拘着她,所以弘轩就成为了她最大的实验目标。

    “小七。”小七话音才落,弘轩就已经红着脸低吼道,“你说说你还有一点做姐姐的样么,额娘有没有告诉你要好好照顾我这个弟弟,结果你就这么折腾我这个弟弟,你还好意思提起,让一个才学会翻身不久的小婴儿变身小哭包,你觉得你很有成就感么!”说完,他就冷着脸,默默望着水面琢磨着要报仇雪耻了。

    当然,他所说的报仇雪恨是通过恶作剧的手段,并非其他。

    不得不说,年龄太过相近的两个小家伙凑在一块,各种各样的小矛盾,总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候钻出来,小七听着弘轩又在叫自个儿的名字,很不高兴地扁了扁嘴儿,低喃道:“什么姐姐,从你学会说话那天起,你就没有好好叫我姐姐,刚学会走路就开始迈着小短腿去找额娘告状,我没有揍你,都是我这个做姐姐的大气了。”说完,她还威胁地对着弘轩摇了摇小拳头。

    只可惜现在的弘轩跟着师傅学习弓马骑射、拳脚功夫,不但比小七个头高,身材也比小七粗壮许多,就小七那双不如馒头大的小拳头,对于弘轩来说,当真是半点威慑力都没有。

    不过别看两个小家伙儿经常会吵吵闹闹的,感情却是真不错,这不两人吵着吵着,话题就偏了,尤其是已经钓鱼钓腻了的弘轩瞟了眼没有动静传出来的帐篷,有些好奇地建议道:“你说额娘和阿玛在干嘛,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显然,不单单是小七爱玩闹,弘轩骨子里也是调皮的性子。

    “咱们俩就算是过去,也凑不到帐篷跟前,你没瞧见苏公公一直在外面转圈圈么,估计不等咱们俩凑到那帐篷跟前,便已经有人过来拦路了。”小七眨巴着水汪汪的杏眼,瞟了眼在帐篷外巡逻的苏培盛,双手托腮地蹲坐在大青石上,颇有几分无奈地提醒道。

    弘轩闻言,神秘兮兮地笑了笑,背对着小七,招呼过旁边伺候的小太监,低声交代了几句,小七便看见刚刚还在小溪边的小太监往帐篷方向走去。

    “你打算做什么,苏公公可不是寻常婢仆,那是咱们阿玛跟前得脸的大太监,连咱们额娘都不敢轻易得罪,你可别乱出昏招。”瞧着小太监鬼鬼祟祟往帐篷跟前凑过去的样子,小七有些不放心地提醒道。

    “我又不傻,哪里会得罪苏公公呢!

    只不过是我早听说苏公公私下最爱喝两口,这趟出来的时候,我也瞧见苏公公偷偷往车上装酒坛子,所以我让我跟前的高正去后面搞破坏了,我就不信得到信的苏公公会不着急。”弘轩笑眯眯地说道。

    “呵呵,我就怕阿玛知道苏公公失职会不高兴,教训苏公公,到时候苏公公还不得迁怒到咱们额娘头上。”

    “我办事,你放心,咱们偷偷溜过去,小心些就不会被阿玛那边发现,高正也不会真的弄坏苏公公偷偷带来的美酒,所以就不怕苏公公会小心眼地记恨咱们和额娘了。”弘轩起身,一边整理着袍子上的褶皱,一边笑眯眯地说着自个儿的计划,却没有注意到身后一步步接近的四爷。

    就在弘轩准备伸手把小七从大青石上拉起来的时候,小七捂着嘴儿笑了起来,他有些懵地挠了挠头,低声问道:“你到底去不去偷看了,我的人好不容易把苏公公调走了,要是再晚点的话,苏公公就该回来了!”说着话,他就又垫着脚往帐篷的方向望了望,好似很担心苏公公会突然回来一样。

    也就在这个时候,四爷终于出声了。

    他过来是来催促两个小家伙儿回帐篷里吃点心的,才一走进就听见两个小家伙商量着去帐篷门口偷看的事,他也是好奇两个小家伙儿是如何打算,便故意钻进了溪边的小松林里去,结果没想到小七眼神太好,很快就发现了他,不过小七并没有提醒还在计划中的弘轩,反而流露出了几分看热闹意思的偷笑着,所以他也就乐得配合都在最关键的时候出场了:“好小子,学会调虎离山了!”

    “阿玛,您怎么突然过来了!”弘轩被吓了一跳,却还没想到是小七故意坑他,被人戳破西洋镜,他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喃喃问道。

    “我要是不过来,怎么知道你们俩这么调皮,亏得你们额娘还惦记着你们是不是还饿着肚子,特地让我过来招呼你们去吃点心,瞧瞧你们没正经的样子,该好好饿你们几天。”四爷拍了拍弘轩的肩膀,撩着袍摆就坐到了小七的旁边,很是随意地打趣道。

    他其实是真的很享受这种自在相处的亲子时光的,这趟出来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带着弘昀、弘晖和茉雅琦一块,只可惜那三个孩子都太过拘谨了,所以到最后出来野营的人就剩下他和尔芙这四口人了,好在这两个调皮伶俐的孩子在,不然他就真是太可怜了。

    旁边坐着的小七并没有注意到四爷眼底的失落,她亲昵地抱着四爷的胳膊撒娇道:“阿玛,你看天色也不早了,不如咱们叫额娘出来烤肉吧,这样就能早点吃完,早点吃完就能早点去旁边玩了,早点玩累了以后,咱们也就好早点回圆明园。”

    说句实话,之前没提起吃东西这茬,她还真没有觉得饿。

    因为出来玩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她已经兴奋得忘记饿了,但是现在顺着四爷手指的方向,她很快就注意到了已经准备好的烤架等家伙式,自是口舌生津地回忆起了烤肉的味道,一想到能吃到自家额娘亲手做的烤肉,仿佛跑马啥么的,也并不是什么要紧事了。

    “这次出来,不必着急回去,阿玛和你们额娘商量过了,你们常年待在府里,即便是来到圆明园,也不过就是从一个比较小的院子,来到一个比较大、花草比较多的府邸而已,其实根本就自在不了多少,所以我们决定领着你们在外面多住上几天,没看宫人又回去取了很多行李和家具么,一会儿就该给你们挑选合适的地方扎帐篷了。”四爷闻言,收回落在水面上的目光,笑着看了眼小七,抬手拍了拍小七的发顶,指着不远处正在平整地面的粗使仆妇,朗声说道。

    其实刚才尔芙气急地丢了四爷一个水壶,便也就很快消气了,她能看出从府里走出来的小七和弘轩都活泼了不少,所以她叫了四爷进帐篷,就是在和四爷商量要在外面多待几天这件事。

    关于这件事,四爷很快就同意了。

    因为四爷也能看出两个孩子很高兴能离开高墙围绕的府邸,再说圆明园上下琐事都有管事嬷嬷料理,尔芙这个嫡福晋来到圆明园就属于放假了,唯一让四爷和尔芙拿不定主意的就是小米团和奶嬷嬷还留在圆明园里,所以她和四爷主要就是在商量要如何安排小米团的事,奶嬷嬷是尔芙和四爷都信任的人不假,不过奶嬷嬷到底难以照顾好小米团的周全,小米团又太小,不可能跟小七和弘轩这样来到野外住帐篷,两人犹豫再三,决定送小米团和奶嬷嬷去畅春园那边给德妃娘娘作伴去。

    如今已经没有了先福晋乌拉那拉氏,大李氏心灰意冷,佟佳氏的父兄都被流放发配,根基被毁,也就不怕有人能在德妃娘娘那边动什么手脚了,再说德妃娘娘有了前车之鉴,这次照顾小米团的时候,也会更加用心,而且毓秀姑姑也是德妃娘娘跟前的老人儿,毓秀姑姑跟着一块去畅春园那边,小米团的安全就更有保证了,除此之外,还是因为畅春园那边的人手比较简单,比起水很深的宫里,更容易被德妃娘娘长空,所以尔芙这才彻底放下来心,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和弘轩、小七,以及四爷在外面好好玩玩。

    四爷也为了能更加享受这份难得的假期,打算在康熙爷跟前请假休沐,刚刚苏公公离开,可并非是被弘轩安排的人调虎离山,而是按照四爷的吩咐将四爷刚刚草拟好的奏疏,通过府中长史傅鼐的手递到畅春园里避暑的康熙老爷子手里头,来一出先斩后奏。

    “这次阿玛和你们额娘为了你们两个小家伙玩尽兴,将手里的正事都丢到旁边去了,你们也就别拘着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无论是想去旁边山上打猎也好,还是你们想要去附近的草场里跑马也罢,总之自由活动,唯一一点就是要注意安全,带足了人手。”眼瞧着两个小家伙儿眼睛都亮了,四爷更是一挥手,彻底大撒手地让两个小家伙去疯玩了,说完,他又招呼过等在旁边的护卫统领,给两个小家伙安排好了随行的护卫人手,转身回到帐篷和尔芙往五子棋去了。

    小家伙儿们放假了,他和尔芙也要放假了。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