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清妾
[清妾]

第八百四十三章
其他
类型
绾心
作者
2019-12-09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八百四十三章

    第八百四十三章

    乐安堂内外伺候的都算是尔芙的自己人,但是亲疏远近是有所区别的,丫儿作为跟在尔芙身边最体己的近身婢女,自然会受到尔芙的特别照顾,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让跟在乐安堂伺候的赵德柱跑了趟前院,给伊尔泰大人和那位蓝翎长传了个口信,安排好了这些以后,她这才不紧不慢地坐在西次间的临窗大炕上吃早饭。

    眼瞧丫儿坐立难安的样子,尔芙笑着伸手接过湿帕子,沾沾唇角,抿了口热茶,打趣道:“时候不早了,你也下去收拾收拾,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最好让他瞧见你就挪不开眼珠。”

    “主子。”丫儿娇嗔道,看样子这丫头是真的动了凡心了。

    亏得她多问一句,尔芙笑着摆了摆手,转身往小厨房走去。

    不知是不是她年岁越来越大了,以前张罗玉清几个的婚事时,她虽说也很是尽心,却并没有这种嫁女儿的心态,更甭提亲自安排吃食这种琐事,她更是直接交给玉清几个自己去安排了,这么一看的话,她还真是有些亏待最早跟着自己的那波仆从啦。

    这般想着,尔芙就已经来到小厨房里。

    作为专门伺候乐安堂这边的小厨房,距离乐安堂的距离并不远,不过就这么一点距离,她也一直都没有过来过,开始是因为孕吐问题,闻不得半点烟火味道,后来又有四爷出天花的事情,再后来就一直窝在床上安胎,猛然瞧着隐藏在花墙后的小厨房,她还真有些不敢相信这么雅致的所在是一处厨房。

    “主子,这边烟火味重,您怎么过来了!”不等尔芙走进小厨房范围,小生子就已经早早迎了出来,他穿着青色的围裙,头上戴着有些滑稽的厨师帽,满脑袋的汗珠子噼啪落着,搓着手问道。

    “过来瞧瞧,顺便叮嘱你几句话。”尔芙笑着,迈步往里走。

    小小的厨房里,几眼大灶齐开,水蒸气呼呼地冒着,将房间都烤暖了,也难怪小生子并非是个体型粗壮的男子都是满头大汗的,她捏着帕子堵着口鼻,退出房间,招呼过在旁伺候着的小生子,柔声说道:“我今个儿想要请伊尔泰大人和他手下的一位侍卫过来说说话,平日那些个素淡的吃食,怕是这些个大男人吃不惯,所以特地过来瞧瞧。”

    “主子放心,奴才这就让人准备,保管不能误了您的事。”小生子痛快答道,又细细问了问伊尔泰大人的口味,对于这些问题,尔芙哪里能知道,她扭头看了眼同样满脸雾水的青黛,最后还是小生子自己跑了趟前院的厨房那边,从那边大师傅嘴里头问清楚了伊尔泰大人的喜好,尔芙这才放心的转身离开。

    乐安堂前的凉亭,已经布置妥当了。

    丫儿亲自领着人安排的,她左右瞧了瞧,便也就回房去了。

    约莫又等了小半个时辰左右,伊尔泰领着那位蓝翎长已经到了院里,尔芙瞧着丫儿小脸通红的娇羞样子,怕是也不好就这么领着她出去招待客人了,笑着叫她留在房间里等消息,领着青黛和赵德柱就出来了,“伊尔泰大人,恒泰大人,你们不要太拘束了,今个儿就是和你们说说闲话,快请坐下说话吧。”

    说完,尔芙就先行落座了。

    她抬眸打量着恒泰,笑着回眸瞧了眼乐安堂的方向。

    这丫儿的眼光是真不错,眼前这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虽说这小伙子没有现代那些小鲜肉明星五官精致,却有着不同他们的英武气质,双眸清正有神,看起来是个挺可靠的人,她在心里头满意地点了点头,借着闲聊的工夫,话里话外地打探着恒泰的家世情况,最后才找了个由头将伊尔泰叫到了一旁,轻声说道:“今个儿请你们过来,主要是我想要给身边的丫儿姑娘做个大媒,只是我到底是位深闺女眷,不好私下和外男来往,所以还要麻烦伊尔泰大人帮忙打探打探恒泰的意思。”

    “哦?您是说您要替您身边的大宫女丫儿指婚?”

    尔芙微微点了点头,她能看懂伊尔泰眼底的异色是何意思,如果换做是旁的宫女提出这种要求,她绝对不会如此亲力亲为,顶多就是将这些事转告给四爷就是,但是丫儿到底是她身边最亲近的宫女,有的时候就如同她的妹妹一般,她希望丫儿能过得好,所以这才顶着伊尔泰这种颇有些惊讶的眼神,强作镇定地完成这项工作,她真不是想要拉拢这些能在四爷身边说上话的人,也不是想要牺牲丫儿的幸福来成全自己,“那丫头和恒泰见过几次面,两人似是也挺谈得来的,只是她这丫头脸皮薄,一直不好意思挑破窗户纸,我这才出面询问询问,所以还要麻烦伊尔泰大人多操心,别把这话说得太明,要是两人不能成婚,也免得他们以后见面尴尬。”

    “这事,卑职定当尽力成全。”伊尔泰拱了拱手道,心里却是不以为然,他是在宫里头当差伺候过的,比起宫里头那些女人的手段,就他看瓜尔佳氏尔芙的手段就如同启蒙孩童一般幼稚,不过他是个聪明人,做不出让主子们下不来台的事情,至于说用不用心,他也就是问问就算了,如果恒泰真的愿意,他也不会阻拦,如果恒泰不愿意,他就算是拼着得罪了瓜尔佳尔芙这位四爷的嫡福晋,也不会让手底下人为难。

    已经打定主意的伊尔泰从容许多,大跨步回到凉亭里,轻声询问着恒泰的意思,反倒是尔芙很是紧张地搓着手等在花丛旁,装作赏花的样子,小眼神是一直都没有离开凉亭那边,瞪得眼睛都有些酸了,那种忐忑的心情,让她有一种回到和四爷初次相处时的感觉。

    好在,大结局是好的。

    就在她为恒泰连连摇头忧心的时候,恒泰迈着大步过来了。

    “卑职位低人轻、家世不显,难得福晋不弃,如此抬爱,卑职恳请福晋将身边的丫儿姑娘嫁于卑职为妻,此生定当不负丫儿姑娘一片深情。”恒泰是响当当的汉子,他之所以一直没有戳破和丫儿之间的那层窗户纸,不是他嫌弃丫儿是包衣出身,也不是他不想要迎娶丫儿进门,而是他以为丫儿没有那心思,所以装作兄长似的和丫儿亲近,但是现在丫儿都撇掉女子的矜持主动请尔芙指婚,他自然要像个男人似的主动求亲,免得丫儿进门以后,不好和其他妯娌来往。

    “难得你有这份心思,那你就抓紧安排吧,我也会在离开小汤山皇庄之前,将丫儿送回到四爷府去,让她能名正言顺地从四爷名下的产业风光出嫁,以后她也好能经常出入四爷府,免得她在你家里头不好说话。”既然恒泰都已经吐口,尔芙也愿意成全他们,加之恒泰说得情真意切,她也愿意抬举丫儿的身份,到底是自己个儿身边出去的,她巴不得丫儿以后能过得好,不然她跟着也忧心,所以她说着说着就话锋一转,不轻不重地敲打了恒泰几句,这才放着恒泰和丫儿去旁边的小花园里说话,同时也安排了赵德柱送着伊尔泰出了内院,自己个儿这才算是彻底安心回去给丫儿准备嫁妆去了。

    恒泰家里头家境寻常,兄弟不少,妯娌关系复杂。

    这种人口复杂的大家族生活,女人们最常比较的就是谁生的儿子多,谁的嫁妆更丰厚,丫儿家里头是指望不上了,本就是个冒名顶替进内务府当差的汉家女,就算是包衣出身,估计在恒泰家里头,也是比旁的媳妇出身要低上不少,她作为丫儿的主子,自然要给丫儿好好做脸了。

    “主子,您这眉毛都快拧成一团了,烦心什么呢?”在外面拎着食盒进来的青黛,瞧着尔芙坐在小炕桌旁边拧眉发愁的样子,笑着问道。

    “还能烦什么,你把手里头的东西都放下,也过来帮我瞧瞧。

    你丫儿姐姐和恒泰的事情成了,估计没多久就要出嫁,我这个做主子的,总要给张罗一份拿得出手的妆奁吧,偏偏以前玉清她们出嫁时候的嫁妆单子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一时我也想不起来都要陪送了些什么。

    咱们俩人一块合计合计,总比我一个人发愁强。”尔芙拍了拍脑门,放下手里的鹅毛笔,趿拉鞋子下炕,拿着一摞记档册子,迈步来到桌边,招呼过青黛近前来,苦着脸说道。

    她这么说就是个借口,不同于其他丫头出嫁,那些都是配给了府里头的管事什么的,嫁妆足够丰厚就好,最重要就是实惠,可是丫儿是要嫁到官宦人家的,脸面是最要紧的事情,这嫁妆该怎么配,她就实在搞不懂了,而且她也没有经验,以前几个丫头出嫁的时候都有大嬷嬷在跟前帮忙,该挑选什么样的东西做嫁妆,多数都是大嬷嬷画圈的,现在就靠她自己个儿,她表示她的压力很大,这还就是嫁个丫头就这么忙乱,要是真的等到小七出嫁的时候,她估计能把自己逼疯了。

    对于这种事情,青黛也没有什么经验,好在两个人有个商量,总比一个人窝在那里瞎忙的好,最后连丫儿都掺和进来了,她羞红着脸,一个劲地摇头,这样太贵重了,那样不合适的,总之就是各种拒绝,弄得尔芙都快烦死了,最终一摆手,将她轰出去候着了,“这丫头就是这点太不好,什么事都太小心谨慎了,你以后要出嫁的时候,可不许学她这幅做派,瞧瞧你家主子我为了丫儿出嫁的事情,这头发都要愁白了。”

    “主子,您就喜欢打趣奴婢们。”这次连青黛都红脸了。

    尔芙也不好再多说,要是再气跑了青黛,这活就要自己做了。

    她可没那么傻,这是个精细活,最是考验耐心,何况她本来就不是个特别有耐心的人,要不是冲着丫儿的情面,她都恨不得直接把这些册子都丢出去算了,挑挑拣拣一上午,总算是凑足了八抬嫁妆。

    这还都是些最简单的东西,比如庄子、铺面、家具之类的,随随便便凑一凑就足够摆满八抬嫁妆了,剩下那些抬的嫁妆,才是最繁琐的东西,那都是些衣裳、首饰、布料、摆设之类的细碎东西,每样每件都必须细细挑选,没有个三五天工夫,还真是弄不完,何况她还随时都可能要离开小汤山皇庄,这些活计必须要赶紧干完,不然没做完就走了,那可真就是坑了丫儿一辈子了。

    坐在方桌旁一两个时辰,尔芙反手捶了捶酸疼不已的后腰,叫了丫儿和赵德柱进来,将整理过的册子交到丫儿看了看,这才让丫儿递给赵德柱,轻声吩咐道:“抓紧找人给京里头送过去,让他安排人把这些房地契什么的准备好,另外把这封信给四爷带过去。”

    “主子,这么多东西,奴婢实在要不起。”丫儿见赵德柱听了吩咐就要往外走,忙开口拒绝道。

    “这些话就别说了,你来我身边的时间还短不知道,你之前的玉清、玉冰她们出嫁的时候,我也都送了一份嫁妆,花费都不比你这份少,而且你又是要嫁给官宦人家的,这些个官宦人家最重视脸面,你的嫁妆要是太少,你在婆家抬不起头来,连带着恒泰也会被人瞧不起的。

    你也是见过些世面的,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吧。

    虽说俗语说好女不穿嫁时衣,但是那都是糊弄人的鬼话,普通人更是看人下菜碟,你也是在四爷府里当过差的,旁的不说吧,变说说府里头的荿格格,还算是得宠吧,可是比起之前的钮祜禄格格,她们在那些宫女眼里是不是不大一样。

    行了,这些话,我就是说说就算了,你也自己个儿想想吧。”

    尔芙不是个很喜欢说教的人,她瞧着丫儿小脸红一阵、白一阵的下不来台,笑着摆了摆手,便让她先下去了,留下青黛在房里头,让青黛替自己个儿拿捏腰背,同时和她说着丫儿嫁妆的事情,细细商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