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清妾
[清妾]

第五百七十一章 心机女
其他
类型
绾心
作者
2019-12-14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百七十一章 心机女

    第五百七十一章

    草长莺飞,拂堤杨柳,随着四爷往茉雅琦的院子走了一趟,又精心挑选了两个没有家族的忠心宫婢过去伺候,原本有些风波起的四爷府,再一次平静了下来。

    一向是万事不过心的尔芙,自是不会有意见,相反很享受这种短暂的宁静,成日里领着两个已经半大的孩子或是逛园子,或是出府闲转,闲在、惬意。

    而另一侧,李氏却仿佛坐在了火山口一般。

    荿格格经过考虑,答应了她信中的要求,唯一的条件就是让柔兰送给她。

    说起来,李氏真心不觉得柔兰算个什么离不开的助手,但是到底是用惯了的人,加之她本就是串班夺权的盗版货,若是没有半点缘由就将身边体己的大宫女送了人,她担心其他婢仆的心里会多想,所以一连犹豫了两天,这才在那人来府的前一天,将柔兰送到了荿格格的倚月阁去。

    柔兰临走前,自是表了好一番忠心,连连表示会替李氏拉拢好荿格格,定然不会辜负李氏对她的恩情和栽培,这才带着不菲的赏赐去了荿格格身边。

    她本来是真的想端着两家碗的,只是没想到荿格格压根没有多留她,直接将李氏送过来的卖身契送到衙门消了,替她脱了奴籍,又用她这些日子积攒下的银钱,在京城郊县给她置办了处小院子,美其名曰是报了当年柔兰对她的恩情,同时也是将她彻彻底底的送出了四爷府,免得再被盲目自大的柔兰干涉她的行动。

    荿格格不是李氏,也不是瓜尔佳氏。

    她小的时候就看着柔兰在一众脑满肠肥的男人中左右逢源,让她对男人有一种先天的恶心感,又进了戏班子熬过了好些苦日子,造就了她坚韧且随遇而安的性子,所以就算是遇到了仪表堂堂、威风凛凛、气质清冷的四爷,也并没有迷昏了头,反而更加认清了自己的位置,只安安心心的做一个穿金戴银、吃香喝辣的米虫,既不参合到其他女人争宠的阴私事中,也不会********的生孩子稳固地位,因为她现在已经很知足了。

    当然,也正是因为如此,一贯看人眼光很好的四爷,对她也多了一份怜爱的心思,虽比不得对尔芙那般伤心,但是往日里赏下的赏赐也不少,倒是让她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

    正因为对目前生活的满足和知足,荿格格格外不喜欢这个总是给她出馊主意的柔兰,所以这次李氏通过柔兰来找她帮忙,她就趁着这个机会把柔兰从李氏的手里要了出来,左不过就是说几句话帮帮腔的事情,而且也不会涉及到其他人的利益,于她而言,那真是连举手之劳都算不上。

    “柔兰姐姐,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荿格格看着坐在自己眼前侃侃而谈的柔兰,心里一阵恶心,忙打断了她的话茬,从圆桌下的暗格,取出了她早就准备好的锦盒,将里面几张轻飘飘的纸,依次放在柔兰的眼前,淡声说道,“这是大兴县中的二进院子的房地契,虽然算不得什么大宅子,但是也算是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了;

    这是一处十亩良田的小庄子的地契,虽然庄子不大,但是每年的出息也够姐姐的嚼用了,另外我还给姐姐置办了一处小铺面,不论是姐姐想要放出去收租,还是留在自己手里经营,都是不错的,除此之外,我还妥了前院管事买了两个才留头的小丫鬟和一个灶上的婆子,统统都安置在了那个院子里。”

    柔兰愣愣的看着眼前依次铺开的几张契约书,眼中闪过了一丝恼怒,暗骂荿格格翻脸不认人,放着四爷府中的滔天富贵,居然就想用这么点三瓜俩枣的东西打发了她,可是她也知道她现在和荿格格在府里的地位没法比,并没有直接翻脸,反而故作不解的问道:“妹妹,你这是何意?”

    “柔兰姐姐是聪明人,所以你这幅样子就收起来吧。”只是她这个样子能糊弄过不了解她底细的李氏,却忽悠不过深知她性子的荿格格,荿格格哑然一笑,微微摇了摇头,将几张已经在衙门里入档的契约书装回到锦盒里面,推到了柔兰的身前,轻声说道,“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府里的荣华富贵再好,却不如拿到手里的东西实惠,也许姐姐觉得我今个儿是忘恩负义的小人,但是我知道姐姐有朝一日会明白我的苦心的。”

    说完,她也不去看柔兰那张已经气得发青的脸,径自走到衣柜旁,将早已经准备好的几块布料,从衣柜中拿了出来,又扯了一块包袱皮,转身走到妆台前,挑拣了几样没有内造记号的珠钗步摇等首饰,抱着一堆东西回到了桌边,将首饰往锦盒里一放,与几张契约书放在了一块,挂上了一枚铜锁锁好,将钥匙递到了柔兰的手边,最后扯过包袱皮,将锁好的锦盒和布料仔细包好,就塞到了柔兰的怀里。

    “妹妹,你当真如此绝情?当初要不是……”柔兰见荿格格打定主意要送自己离开,也顾不上什么面子情了,尖声叫道。

    只是还不等她的话说完,荿格格就冷笑了两声,打开了话匣子,“呵呵……姐姐,你不要总是捏着以前的事情说话,当初你打的什么主意,你心里头清楚,我心里头也清楚,我之所以不挑破,便是顾念着我到底是由你护住了清白身子,可是你要是总说以前的事情,那就没有意思了。

    这些东西是我送给姐姐的谢礼,所以你要不就拿着东西离开,要不就回到李氏身边去,而我则再与你没有半分关系,至于李氏想让我做的事情,我自然也是无能为力了。”说到最后,荿格格的嘴角流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静静地看着呆若木鸡的柔兰,耐心地等着柔兰的选择。

    她了解柔兰,柔兰就是个一山望着一山高、且挣不脱甩不开的赖皮赖脸的主,但凡她今个儿流露出半点心软的痕迹来,那往后她就甩不开这个狗皮膏药了,为了以后不为了当日的那点情分就落得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她也必须狠下心来。

    如她所预料的一般,柔兰并没有太多犹豫就满是伤感的叹了口气,一幅受到了数万点暴击伤害似的做西子捧心状,抱着包袱,登登登退后了两步仿佛不敢相信似的单手捂住了微张的小嘴儿,眼角泛泪的低叹道:“罢了,罢了!

    姐姐本是一番好意,才想要留在你身边,也免得你身边无人可用,中了别人的算计,可是却不想妹妹如此防备,那姐姐就不留在这里惹人嫌了。

    不过这些东西,姐姐是万万不能要的,便当是姐姐在外帮你打理这些产业吧。”说完话,柔兰就仿佛痛不欲生的垂泪往外跑去,那副唱念做打的架势,还真不负她在欢场打滚多年的经验,就算是荿格格了解她不过是在做戏,这心里也疼得抽抽巴巴的,仿佛有针扎似的。

    “格格,您这是何苦呢?”一直在廊下候差的芽儿,一见柔兰离开,便自作主张的来到了荿格格的身边,语重心长的说道。

    荿格格闻声,回眸看去,浅浅一笑,指了指柔兰坐过的绣墩,轻声说道:“坐下说话吧!

    你还记得你说过的你家那位被宫中贵人牵连的堂姐吗?柔兰与我的情分不同,她当初救过我,我离不开这个步步凶险的金丝笼了,我又怎么忍心看着她陷在这里呢?

    她与你们不同,你们不到了年纪,我不敢贸然放出府去。

    而她不过是一个无奈签了卖身契的可怜人,我既然能帮她一把就帮她一把吧!”

    说到最后,荿格格秀美的小脸上,流露出了满满的落寞之色。

    如果有办法,她何尝不想离开,可是她的身子给了四爷,她就算是死,也会被困在这里,别看她现在看似风光,日子也过得自在,但是这风光背后的苦涩和无奈,也唯有身在其中的她自己,才能真的品味到吧。

    想到这里,荿格格笑着摇了摇头,也不想再和芽儿说什么了,借口乏了就往内室里走去,走到堂屋与内室相间的碧纱橱时,她转过身子,轻声道:“等芒儿回来,你记得和她说一声,让她给东小院那边报个信去,也免得那边那位侧福晋有什么旁的想法。”

    说完,她便不等芽儿回话的走进了内室,同时顺手掩上了碧纱橱,免得旁人再来打扰她。

    小小的内室,布置得很是清雅温馨。

    淡蓝色、粉白色相间的轻纱帷幔映衬下,雕工精致的描金架子床旁,半月形的角几上,一套刚刚裁制好的玫紫色衣帽鞋袜,这便是前日四爷留宿后,特地吩咐针线上赶制出来的新衣,摸着绣并蒂莲纹的花盆底绣花鞋鞋面上细密的针脚,荿格格嘴角勾起了一抹自嘲的浅笑。

    在她看来,四爷就如同她小时候在欢场看到的那些一掷千金的豪客一般,如果她一旦将感情放在这上面,她的好日子就过到头了,便如那些被小白脸骗光了私房银子的花魁娘子一般,所以她总是将四爷赏赐下的东西,摆在房间最显眼的地方,以此提醒自己,这不过是一场交易。

    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身边的芽儿和芒儿都误会了她的这种举动,居然以为她已经深深恋上了那个注定不会只属于她一个人的花心男人,经常说些开解她的话,初时她还觉得这两个小妮子想太多,她怎么容许自己犯下这样的错误呢!

    但是,她很快就发现了芒儿和芽儿不对劲的地方!

    只要四爷一进垂花门,两个小妮子中,总有一个会提醒自己抓紧准备,作为她身边的近身宫婢,她们二人很少出门,这消息的来路在哪里呢,这让她感觉很不对劲,所以在她细细观察后,她发现这两个小妮子的背后都各有主子!

    不过是因为她现在只是个有宠无子的格格,这才会安然无恙,为了维持这种安逸,她特地从柔兰那里要来了避子丸,也正是因为这点,她才不能留着柔兰在身边,因为如果芽儿和芒儿二人背后的主子发现了这点,便会发现她并非看上去那么天然呆,而是蛮有心计的女人,定然会出手抹杀她的存在。

    摆脱掉柔兰所带来的阴郁,荿格格笑着换上了那身新衣,站在妆台前美了好一会儿,才满眼阴狠的咬牙低喃道:“一盘棋才开始下,谁知道谁输谁赢呢?”

    作为一个出身低贱如杂草的格格,她虽然有着四爷的恩宠傍身,但是她却不敢掉以轻心,四爷是个疑心颇多的男人,想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培养人手,她必须伪装自己,犹如昔日的瓜尔佳侧福晋一般,虽然她不知道瓜尔佳侧福晋真的无知,还是大智若愚,但是不可否认,瓜尔佳侧福晋是这府里混得最好的一位。

    而柔兰就是她安排出的第一个钉子。

    以她了解的柔兰,定然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四爷府这个富贵窝,而她作为一个心善的女子,替柔兰安排好退路,当柔兰再进府,便与她无关了,这也不枉费她废了这么多工夫培养情绪,才将自己弄得如一个无欲无求的小女人形象了。

    做一个吃饱喝足的米虫,那只是她现阶段的目标而已。

    当她有一天足够强大的时候,她绝对不会错过一丝机会,而这次帮助李氏,便是她的一种小小试探吧,也亏得她当初没有拒绝柔兰的接近,不然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机会,哪里能落到她的头上呢!

    对着镜子美了好一会儿的荿格格,静悄悄地坐在绣墩上,估计着柔兰和芒儿离开倚月阁的时间,轻声说道:“该是时候了吧,也不知道这次芒儿给她幕后主子送去的消息是什么样的!”

    ————

    正院,小佛堂中,乌拉那拉氏如常跌坐着,身后一个躬身而立的小宫女,正是荿格格房中伺候的芒儿,她一路将哭得凄美的柔兰送出了四爷府就直接来到了这里,将她在房门口听到的话,一一复述了一遍,这才闭紧嘴巴,等待着乌拉那拉氏的示下。

    如荿格格发现的一般,她身边的两个近身婢女都是身后有主子的,只是她们的主子是一个人,那就是乌拉那拉氏,而她之所以一直无子,也并非是她服用了避子丸的关系,而是打从她住进了倚月阁,乌拉那拉氏就给她下了绝子汤。

    “仔细盯着,这些日子就不要动弹了,她是个聪明,就算是这次帮了李氏,她也绝对不会靠过去的。”乌拉那拉氏细细回想了一下柔兰和荿格格的对话,嘴角流露出了一抹冷笑,朗声吩咐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