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清妾
[清妾]

第三百九十六章 是玉?是瓦砾?
其他
类型
绾心
作者
2020-08-26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三百九十六章 是玉?是瓦砾?

    第三百九十六章



    珍珠穿着一袭淡粉色配朱红色领口、袖口的大襟旗装,素雅、高洁,唯有袍摆和后襟上绣着几株开的正艳的杜鹃花,略收紧几分的腰线,显得她身姿纤弱有致,很是打眼。



    “行了,时候不早了,咱们也早些开席吧。”四爷瞥了眼低头摆弄手指头的李氏,眉头一挑,冷声道,似是不忍心看美人珍珠被磋磨一般,更是对着乌拉那拉氏身侧站着的福嬷嬷丢去了个眼神。



    这种举动出现在四爷身上,那真比火星撞地球还要更罕见。



    李氏脸色微微有变,很快就挤出了一脸更灿烂的笑容,明明比福嬷嬷动弹得晚,却先行一步走到了珍珠身侧,亲昵地拉住了珍珠的手,柔声细语的套着近乎,“妹妹真是太拘谨了,这里又没有外人,快随姐姐去厅里用饭吧。”



    说着就对着乌拉那拉氏送去一抹讨好的小眼神,催促着乌拉那拉氏跟着她一块动身。



    乌拉那拉氏则转眸看了眼下首坐着的尔芙,“瓜尔佳妹妹的身子大好了?”



    “是的。”尔芙起身一礼,轻声道,“本想着早些去给姐姐请安的,可是吃过药有些昏沉就误了时辰。”



    “别磨蹭了,明个儿还要去八弟府里听戏呢。”乌拉那拉氏还想要说些什么就被四爷一句话打断了,对着尔芙歉意的笑了笑,扶着福嬷嬷的手腕起身,紧随四爷的脚步往屏风走去。



    李氏挑衅地看了眼正拘礼的尔芙,拉着眉眼如画的珍珠也跟着四爷身后走了。



    尔芙在李氏看不到的角度,咧了咧嘴,暗道一句“丑人多作怪,傻子上高台”才慢慢直起了身子,抬手招呼过官帽椅后面立着的古筝和瑶琴,勾唇浅笑地往西侧的宴席厅走去。



    因为是寻常的家宴,又有福嬷嬷之前送来的消息打底,所以尔芙并没有吩咐府里的管事嬷嬷准备丝竹管弦和戏班子那些东西。只在宴席厅后面的暖阁里摆着各类乐器,以作诸位女眷献艺用。



    四爷、乌拉那拉氏、弘晖、弘轩、小七等人明个儿还要先行进宫,然后才能从宫里陪着皇上、诸位娘娘前往八爷府,估计要折腾一整天。尔芙担心孩子们的身子骨吃不消,也就没有让那些孩子们过来,已经让大厨房将精致可口的饭菜送去了各个院子,这会儿来到宴席厅里的只有四爷的女人。



    四爷的女人不算多,一张桌子足矣。



    足足有三米宽的圆桌上。铺着朱红色绣团花如意纹缀流苏的桌布,上摆着一个个装了干果、蜜饯,外衬鎏金托盘的高足盘,当中是一个龙凤呈祥描金攒盒,显得格外奢华。



    当中主位的太师椅上,坐着的毫无疑问是四爷这位男主人,左右两侧分别是乌拉那拉氏和尔芙。



    而乌拉那拉氏和尔芙的下首则是珍珠和李氏。



    其他几位格格按照入府时间早晚,分两侧落座。



    众人落座,花厅里侍奉茶点的宫女就捧着朱漆描金托盘依照个人喜好送上了热茶和银质雕花赤金勾纹的杯筷碗碟,同时撤下桌上动都没动的干果点心、蜜饯攒盒等物。



    另一波宫女则拎着食盒送上了一道道冒着热气。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所用的盘碗都是与杯筷碗碟花纹、材质一般无二的银质雕花赤金勾纹的双层中空餐具,正是之前四爷按照尔芙喜好交托造办处置办下的珍品,今个儿还是第一次在大家伙儿跟前展示出来。



    花厅外,夜色渐起,弯弯的月牙挂在树梢,廊下一排红彤彤的灯笼,通过透明的琉璃窗望去,将花厅前的夜景就如同仙境一般,花厅里一尊尊赤铜鎏金烛台上点着盏盏红烛。将厅内映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又带着明月下独有的朦胧感,显得杯筷碗碟闪闪发亮,衬托得菜肴更加精致。让人舍不得下筷,破坏如艺术品一般的佳肴。



    尔芙吩咐厨房准备的是四爷府的团年饭,同样的菜式,只是在摆盘上更加讲究些,鲜花入馔,为隆冬时节的萧瑟添了一抹鲜艳的色彩。



    “大家伙儿动筷吧。”乌拉那拉氏率先将一筷子红烧鲤鱼送到四爷眼前的碟子里。笑着说道。



    四爷也同样将一块鸭脯送到了乌拉那拉氏的碟子里,“鸭肉补阴益血,你多吃些。”



    尔芙与厨房定下的菜单是四喜鸭子,颜色棕红,很是合符年的色彩。上好的雏鸭和庄子送来的走地猪猪肉用酱油腌渍过,又下油锅炸过,再用各种小材料一道在砂锅里炖了一个多时辰,上桌时,淋上香浓的芝麻油,那香喷喷的味道老远都能闻到。



    鸭肉酥烂,口味醇厚浓郁,入口软烂不腻,富含营养,一直是乌拉那拉氏最喜欢的一道菜,显然四爷是将她的喜好记在了心里,而尔芙为准备这一桌子菜肴,亦是用了心了。



    桌上有乌拉那拉氏喜欢的四喜鸭子,有四爷喜欢的熘鱼片儿,李氏最爱的清蒸八宝猪也有,连新近入府的荿格格常吩咐厨房准备的琵琶大虾……尔芙也让大厨房准备了,所有食材都是一等一的新鲜,经由西小院里最擅长厨艺的小生子亲自挑选,绝对没有什么地沟油之类的东西。



    酒也预备了三种,除了尔芙自己个儿弄出来的葡萄干红,还有男人们喝得梨花白,女人们喝得桂花酿,统统用琉璃酒壶装着,倒在晶莹剔透的水晶雕琢的高足杯里,即使不喝,看着也是赏心悦目的。



    “之前就听说西小院的吃食精致,今个儿瞧瓜尔佳姐姐准备的这桌子饭菜,真真是应了那句‘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老话了,改天可得让妹妹院子里的厨子好好去姐姐那学学本事呢。”李氏吃着清蒸八宝猪,却也是堵不住嘴,瞧着乌拉那拉氏时不时替四爷布菜、低语,而她因为和四爷中间隔着尔芙只能干看着,心里很是不舒坦,见四爷又吃下一块乌拉那拉氏送上的什锦豆腐,终于忍不住刺了尔芙一句,暗嘲尔芙就是个混吃等死的废物。



    尔芙闻言,勾唇一笑。心里头暗自嘟哝,‘做个吃货有什么不好的,不管是开心和不开心,吃上一顿美味的食物。总是能有个好心情’,也就没有把李氏的嘲讽放在心上,悠悠答道:“民以食为天,我也就这么点爱好了。”



    “可不说呢!



    不过妹妹就不行了,这若是吃上些好吃的。明个儿就要添上二斤肉,要是妹妹也有瓜尔佳姐姐这样子干吃不胖的体质就好了。”董鄂氏亦是在一旁帮衬着,望着眼前一盘麻辣蹄筋,无比感叹的托腮道。



    这点,也正是尔芙最满意的地方。



    作为一个宅女,尔芙最大的爱好就是吃,但是之前在现代的时候,她本人的身体可没有干吃不胖这么大的一个优点,每每管不住嘴地吃上点好吃的就要肆无忌惮的长肉,弄得她总是在节食、运动减肥和嘴馋长肉中徘徊不定。很是痛苦。



    “能吃是福。”尔芙笑着点了点头,作为结束语,结束了这个话题。



    李氏冷冷的笑,听着尔芙和董鄂氏一唱一和的说着,也不接茬,只是招呼着布菜的宫女替她添了一碗汤慢慢搅着,时不时瞟一眼在座的众女,盈盈起身,捧着汤碗往四爷身旁走去。



    “这海参汤味道鲜美,最是养血润燥。正适合冬日里喝。妾身瞧着爷这几日这脸色都不大好,该喝些汤补补了。”说着就将汤碗摆在了四爷眼前该摆放汤碗的位置,同时将空碗交到了身后宫女手里。



    今个儿用来做海参汤的海参,来自于荣成县。刺参中的极品。



    正是尔芙准备给四爷补身子的好东西,这会儿被李氏抢了个先,即便尔芙再是无争,这心里头也多少有些不自在了。



    不过她也不至于为了这点事情就闹将起来,只是微微抿唇,表现出了些许对李氏的不满。暗自琢磨着要让小生子弄些速食海参出来,让四爷拿着当零嘴吃,慢慢调理四爷的身子。



    想到这里,尔芙琢磨起了她的私房。



    猛地想起,岁末,荣成县的县令庄文成携家眷进府请安,带来了不少上等海参,虽然那时候,她还在圆明园里养身子,但是该给她的那一份,庄文成的夫人孟氏也没有落下,足足有两大盒。



    她不大喜欢海参的味道,所以一直没动弹,倒是正好便宜了四爷。



    “回去坐吧,这些事情让她们做就是了。”四爷并没有看李氏,只是指了指站在各位主子身后穿着一袭深粉色宫女服饰的宫女们,淡声说道,不过倒是也没有驳了李氏的面子,抬手拿起汤碗里的汤匙,微抿了一口海参汤。



    李氏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了位子上坐好,又继续低头喝彩喝酒去了。



    “瞧着只是吃席有些无趣,不如咱们大家伙儿玩些什么吧!”乌拉那拉氏见在座众人已经数着饭粒往嘴里送,似是都吃得差不多了,可是时辰还早,微微侧身对着四爷,浅笑颔首道。



    四爷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并未答话。



    满人入关不足百年,满族贵女们真心不擅长琴棋书画这些修身养性的玩意,所以平日里饮宴都是安排戏班子、或是杂耍来取乐,并没有贵女献艺这么一出戏。



    乌拉那拉氏这话一说完,钮祜禄氏等人就愣了愣神。



    反倒是李氏已然摩拳擦掌的起身,“难得福晋有这样的雅兴,那妾身就先行抛砖引玉了,为四爷献上一曲吧。”说完,李氏也不管乌拉那拉氏是不是应了就招手吩咐宫人去取她常用的古筝和琴桌、香炉等物件了。



    “李妹妹真是急性子的。”尔芙笑着指了指已经往花厅里搬琴桌等物的宫人,柔声说道。



    “这个人的东西,个人用着顺手些。”李氏不屑的瞟了眼那些大路货,笑着掩唇说道,“真不是我这个做妹妹的有心说嘴,只是要说这些个雅事,姐姐真真是知道的太少了。”



    尔芙也知道古人弹琴是件讲究的事情。



    但是天生五音不全的她,父母真心没有让她往这方面培养的想法,所以对这些小细节上,尔芙知道的并不详细。



    她临时让瑶琴和古筝准备的这些东西,也都是从她私库里的那些不知道什么人送来的古琴、古筝、琵琶里挑出来的一部分,她还真就不知道好坏,所以对于李氏的说法,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辩驳才好,只能讪讪一笑,当她唱歌算了。



    李氏吩咐的宫女是一路小跑地回去的,连口气都没喘就背着李氏平日里用的那张古筝,带着另外一个宫女捧着一尊香炉,领着两个小太监搬着那张包浆浑厚,一看就是常用之物的檀香木琴桌,进了花厅。



    因为尔芙早就知道乌拉那拉氏会有让诸位女眷献艺的提议,所以在布置宴席厅的时候,尔芙就已经在一侧留出了位置,并做了简单的布置。



    临近墙边摆着一扇足有半面墙大小的梯形鲛纱屏风,上面绣着名家所绘的唐代仕女图,一个个手执团扇、云髻高梳、身披彩帛、着抹胸长裙的美女或是摘花、或是望月,姿态各异,却同样妍丽非常。



    屏风后,摆着几张矮桌、矮几,那是为要展示舞技的女眷提供配乐乐师的所在。



    屏风前,尔芙吩咐人搭起一个不足一尺高的台面,上铺着猩红色的宫毯,布置成了一个简单的舞台,后方紧贴着屏风底座,严丝合缝,仿佛镶嵌在屏风上一般。



    “那妾身就献丑了。”李氏吩咐宫人将琴桌和矮榻摆好,优雅大方的走到了舞台前,轻盈转身,对着四爷行了个万福,柔声道。



    四爷一抬手,“那就开始吧。”说着就已经让宫人将身下太师椅挪动了下方向,正面对着舞台,侧身对着桌子,随手拿起酒杯,似是为李氏鼓气一般,对着李氏举了举,一饮而尽。



    得到了四爷的鼓舞,李氏脚步轻盈地走上了舞台,就着宫人的手,用铜盆里浸泡了花瓣和香露的温水,仔细洗了洗手,缓缓擦干,动作缓而轻的挑香点燃,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搭在了琴弦之上。



    一曲《渔舟唱晚》,缓缓展开,随着优美典雅的曲调、舒缓的节奏,尔芙仿佛看到了一幅夕阳映照万顷碧波,天边火烧云绚烂无比的瑰丽画面。



    即使尔芙很是不喜李氏的为人和性格,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李氏的琴技不可小觑,她有些担心乌拉那拉氏的安排会不会失败了,毕竟她觉得李氏的琴技已然算是大成了,若是珍珠在其后,怕是很难超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