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清妾
[清妾]

第三百九十五章 美人珍珠
其他
类型
绾心
作者
2019-08-19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三百九十五章 美人珍珠

    第三百九十五章



    “妾身实在不明白侧福晋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荿格格垂眸盯着脚上花盆底鞋尖上的一对琉璃珠子,贝齿轻咬下唇地露出了些许委屈的神色,低声道。



    尔芙含笑看着荿格格,足足看了几十个呼吸的工夫,才缓缓开口,继续说道:“模样可以通过高超的化妆技术改变,身段可以通过束带改善、遮掩,唯有声音,即便能刻意的压低、扬高,却不能时时伪装着。之前我就觉得你很是面善,一颦一笑间,总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直到刚才,我才彻底能确定下来。”



    荿格格的脸色变了又变,始终不敢抬头去看,生怕这抬头就再也不能挽回,或者说她并不害怕有天被人揭穿身份而失败,但是她却不甘心被人就这么算计了,她还没有找到柔兰身后的人报仇呢……



    “婉儿姑娘,你是怎么成为府里的格格,我真是很好奇呢。”尔芙笑着继续道。



    尔芙的声音并不高,连站在她身侧的古筝都未必听得清。



    可是听在荿格格耳中就好似炸雷在耳边炸响一般让她瞬间就呆滞住了,原本她还以为尔芙是从哪里得知到了某些消息,有了什么猜测,却不想尔芙是真的认出她了,难怪她会觉得如此震惊得没了反应。



    其实,尔芙能认出荿格格就是名角婉儿,这实在是巧合,或者说是百分之五十的猜测加上百分之五十的佐证证明罢了。



    之前因为玖儿和小九的关系,尔芙曾经在揽月楼摆宴请府中女眷听戏,其中婉儿的唱腔、身段最得她的喜爱,所以她的注意力除了用来观察府中女眷的反应外,大多都落在了婉儿身上。



    加之后来尔芙打赏婉儿,婉儿上前谢恩的时候,尔芙曾在她身上闻到了一抹淡淡的香味。



    那股味道很特别,尔芙也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香味,总之让人闻着觉得很舒服。清幽宜人,有点像是她以前在现代时用过的一种洗面奶的味道,所以她闻过就没有忘记过。



    今个儿送几位格格的额娘离开的时候,尔芙偶然在荿格格身上闻到了。



    有了这一发现。尔芙做了一连串的试探举动。



    不但特地和荿格格在回廊上来了一场偶遇,还借着机会把手里拿着的袖筒给了荿格格,让她一路带着到花厅,又同时与她一路走来的路上,细细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一直到到了花厅坐定。



    她细细闻了闻袖筒上的味道,确定和当时婉儿身上的一般无二,加之荿格格的举手投足间带着一种优美的舞台感,她这才敢确定荿格格就是婉儿。



    “你不愿意承认咩?”尔芙笑着看着荿格格,低声说道。



    荿格格脸上闪露出了一抹慌张之色,虽然很快就收敛一空,但是还是被一直盯着她看的尔芙发现了,其实尔芙就是好奇才想要证实一二而已,倒是没有想过要威胁荿格格,所以在看到荿格格不愿意承认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失望的感觉,反而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若是你不想说就算了,咱们喝茶吧。说起来大厨房做的琥珀核桃,比起宫里御膳房做的也不差什么了。”说着,尔芙就把高足盘往荿格格跟前推了推,又把一枚小巧精致的梅花银签子递到了荿格格手边。



    “别紧张了,我不是个多话的人。”尔芙见荿格格还有些不安,笑着摆了摆手,指着外面渐渐停稳的软轿,柔声说道。示意荿格格抓紧整理好心情,免得别旁人看出什么问题来。



    荿格格很是感激的笑了笑,招呼过近身伺候的婢女去耳房里的净室整理了下衣装了,足足耽搁了两刻钟。才总算是露出了平常的笑容,迈步走出了耳房前的屏风。



    等她再次走到花厅里的时候,李氏和钮祜禄氏、董鄂氏已经分两侧落座的唠嗑了。



    “……”荿格格看了眼她刚刚坐过的位置上,已经坐着董鄂氏了,有些迟疑的没有迈动步子,似是不知道该往哪里落座才好。



    李氏很是不屑的斜了眼正侧身和董鄂氏说话的尔芙。又看了看举足不前的荿格格,心里闪过一丝狐疑,忙故作关心的起身迎上前,拉着荿格格的柔荑,对着正吃点心的钮祜禄氏使了个眼色,拉着荿格格坐在了一张角几两侧的官帽椅上,似是很亲近的低声问道,“之前还以为妹妹身子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才迟迟没到,却是不想比咱们来得还早,那位没给你什么小话听吧?”说着,李氏又斜了一眼尔芙,似是尔芙就是个面甜心苦,背地里捅刀子的伪善女人一般。



    尔芙虽然一直在侧身和董鄂氏说话,但是余光一直注意着荿格格那边,毕竟她之前有些忍不住话的戳破了荿格格的身份,到底是有些冒险成分在里面的。



    说到底,若是府里没有人帮忙,以荿格格一个出身下九流的戏子身份来看,自然不可能伪造出这么真实的假身份,为她伪造身份的人,也该是府里人。



    她细想府里这些女人,除了她自己个儿本人,有能力做到这些的除了正院的福晋乌拉那拉氏,也就是东小院的侧福晋李氏了。



    在这两者之间,尔芙更倾向于是李氏,所以才会特地在李氏来之前挑破荿格格的身份,看看荿格格在突然被揭露出身份时和心中不安见到李氏时的最本能反应,以猜测她们二人之间的关系。



    “侧福晋?”董鄂氏见尔芙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低声唤道,“可是哪里不舒坦?”



    尔芙闻声摆了摆手,“没有的事,我就是有些走神了。



    说起来,你额娘和你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说是姐妹两个都有人相信,皮肤保养得就好像花信之年的妇人一般,真是让人羡慕得不得了,不知道你额娘平日里都用些什么汤羹补品保养呢。”为了缓解有些尴尬的气氛,她瞬间就扯出了一个看起来还算靠谱的借口,笑着看着董鄂氏。



    董鄂氏羞涩一笑,随即又往尔芙身侧凑近了两分,低声说道:“侧福晋说的太夸张了。不过额娘倒是却是有几张不错的美容方子。之前,妾身家里出了那位宠冠六宫的那位的事情,想必侧福晋也是知道几分的。



    那时候紫禁城里还有些前朝遗留下来的老宫女、老嬷嬷们,那些汉人家虽然不擅长骑射弓马。但是却是很善于娇养女儿那套事情,妾身家里那位也着实是个爱美的就从一个老嬷嬷那里淘换了几张传承数百年的保养肌肤的秘方。”



    说着,董鄂氏又是一笑,眼中流露出了一抹傲然之色,“这些方子辗转流传了出来。后来有几张就传到了妾身额娘手里,若是侧福晋需要,改日妾身就让额娘抄一份送过来就是了。”



    董鄂氏并没有说要制成成品送来就是担心尔芙怀疑她的用心不纯,至于说什么秘方不秘方的,对于她们这些成日里吃饱了就是算计人的名门贵妇真心不在乎,左右她也不是那些伺候人的老嬷嬷们指望着这些秘方吃饭。



    “那敢情好,我也就不客气了。”尔芙没有和董鄂氏客套,笑着说道,“说起来,咱们女人就没有不爱美的。



    只是我额娘是个粗心大意的。那时候我进府的时间也有些赶,也就没顾上给我准备什么美容养颜的秘方,亏得管事嬷嬷按月送了胭脂、水粉、香露那些小玩意过来,不然怕是我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说着,尔芙就拧着帕子掩唇一笑,抬眸瞟了眼董鄂氏如瓷娃娃般的脸颊,暗道若是董鄂氏送来的方子对身子没有妨碍,定要好好用一用,毕竟看起来效果很不错的样子。



    李氏拉着荿格格说了几句,见荿格格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便也不耐烦和这个上不得台面的人说话了,只眯缝着凤眼扫视着花厅里落座的几位女眷,见尔芙和董鄂氏交头接耳的说笑不停,嘴角微微扯了扯。酸溜溜的问道:“两位妹妹这是说什么体己话呢?怎地不让咱们姐妹也一块乐呵乐呵呢!”



    “哪是说什么体己话,我这不是追着妹妹要东西呢么!”尔芙挑了挑眉,抬手拂过鬓边点翠步摇上缀着鸽卵大小的东珠,露出了一抹魅惑且优雅的浅笑,学着李氏那副酸溜溜的语气,尖声尖气的说道。



    “若是姐姐想要。那等妹妹送过来的时候,我就分给姐姐一份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你说呢,董鄂妹妹?”尔芙侧身看着董鄂氏,颇有些颐指气使意味的说道。



    董鄂氏哪里敢不应下,便是尔芙这会儿不说要给李氏送去一份,这方子送进来,她亦是不敢拉下福晋和两位侧福晋的,只是原本送出去是份人情,现在送出去就有些好像送支簪花、送个荷包似的不值钱了。



    不过,事到如今,她也只能如此了。



    想到这里,董鄂氏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面上却是笑颜不改的恭声答道:“说来是个秘方,其实也没什么好神秘的,若是李福晋不嫌弃,那妾身稍候就让人给李福晋送过去。”



    “几张养颜方子罢了,还是给你瓜尔佳福晋送去吧,我可不稀罕。”董鄂氏话音刚落,李氏就已经一脸不屑地开了口,似是很鄙夷尔芙这种眼皮子浅的行为一般,冷冷吐槽道。



    尔芙拨动着手腕上的红珊瑚珠串,似是没有听见李氏的话一样,笑着看着窗外忙活活走来走去的丫鬟仆妇们。



    李氏看着尔芙那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容,很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却又不好继续追着贬低尔芙了,毕竟那样就有些太过显眼了,容易引起四爷那个偏心眼子的人替尔芙来出头。



    女人多的地方就是是非多。



    四爷府里,虽然女人不算多,但是惹事能力却都是一等一的。



    花厅里短暂的和平,显然并没有维持多久,当四爷陪着乌拉那拉氏,身后还跟着一个如同画中走下来的仙女一般的二八年华少女走进花厅的刹那,尔芙就注意到了身侧行万福礼的李氏攥紧了手里的帕子,钮祜禄氏绣折枝纹的箭袖下双手握成了拳头……



    其实,尔芙也觉得心口有些疼,只是她到底疼习惯了,或者说她已经选择好了要走的路,并不再像以前那么贪心了,所以还算镇定自若,并没有什么做出什么失态的举动,唯有嘴角的一抹浅笑,有些僵硬罢了。



    “坐下说话吧。”四爷大马金刀地坐在上首宝座上,平声道。



    乌拉那拉氏则坐在了宫女刚刚送上,摆在宝座一侧的太师椅上,笑着打量着下首神色各异的众女,柔声道:“今个儿人来得倒是全,连前些日子一直抱病窝在院子里的钮祜禄氏都出来了。”



    “劳福晋惦记着,婢妾觉得身子已经好多了。”钮祜禄氏被问到头上,自是不敢怠慢,忙起身拘礼道。



    “坐坐坐,今个儿都是咱们家里人,不需要太过拘于这些繁文缛节。”乌拉那拉氏的手往下压了压,笑着让钮祜禄氏坐着说话就是,拉过站在她身后的绝美少女,眼神里满是考究和打量的环视着李氏等人,停顿了足足有一盏茶的工夫,见身旁美人都有些脸红了,才似是安抚般的拍了绝美少女如凝脂般柔若无骨的小手,温声说道,“想必你们都很好奇这姑娘的身份吧。



    珍珠——我娘家一个堂妹,自小就生活在杭州,性格温婉内敛,最是羞涩胆小了。这是她第一次来京城。今个儿,她跟着我额娘一道进宫赴宴的时候,我一见就喜欢上了,便请了她过来小住几日。”



    说着就让珍珠上前给尔芙等人见礼。



    珍珠施施然走到乌拉那拉氏身前,尔芙这才看清楚了珍珠是个怎么样的美人……



    ——只见珍珠的脸庞略显清瘦,有些纤不禁风的韵味,眉如黛画、眸如墨玉、嘴唇似鲜嫩地花瓣,越瞧越觉得好看,气质又如百合花一样纯净。



    偏她地眼神却是慧黠多端、骚动不宁、灵活如电以致于她全身都充满了一种飞扬灵动之意,即使明明是板着一张小脸,仍然让人觉得她狡黠如灵狐般可人儿。



    珍珠浅施一礼,“民女珍珠,见过瓜尔佳福晋、李福晋、诸位格格。”



    尔芙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听见的声音,只觉得如天籁之音般动听,又觉得似空灵之声,总之让人觉得心肝脾肺肾都熨帖极了,不禁有些出神的愣住了。



    李氏见尔芙迟迟未应声,自然也装听不见、看不见似的摆弄着涂了凤仙花汁子的指甲,任由珍珠半蹲着身子行万福礼,保持着高难度姿势。(未完待续。)